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八)注:这章有点重口,接受不了女主被内射的请掠过!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标题:《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八)》
作者:血之涅槃
类型:原创

~~~~~~~~~~~~~~~~~~~~~~~~
建议先阅读以下主题: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一)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二)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三)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四)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五)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六)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七)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八)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九)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一)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二)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三)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四)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五)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六)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七)
~~~~~~~~~~~~~~~~~~~~~~

本章比较重口,梦涵可能会被欺负内射,做好心理準备哦!

*********
   

  梦涵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梦涵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地板上已经留下来她身体的印记,摸了把屁股,
屁股上有黏糊糊的东西,跟男友杜宇的液体一样。

  她有点懵,忘了自己刚刚是怎麽晕过去的,也不知道这些液体怎麽在她的身
上,难道是杜宇回来了麽?她又把整个屋子都找了一遍,并没有其他人,她想得
脑袋疼也没想明白,索性不去想了。

  梦涵又到厕所沖了个澡,披着浴巾香喷喷地出来了,依然没来电,屋子裏黑
乎乎的,让她感到孤独与烦闷。

  真没意思!梦涵想着,这个夜晚难道就这样发呆一样的过去了麽?望着黑漆
漆的窗外,梦涵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反正现在到处一片漆黑,不如,出去冒险吧,而且是不穿衣服的冒险。

  这个老楼一层有三家,中间有个平坦的甬道,不太长,连接着三家的大门,
甬道的尽头就是楼梯,可以通到下一层或上一层,旁边还有一个垃圾桶可以装一
层楼的垃圾,有一次梦涵只穿着内衣去倒垃圾,那都让她感到有些羞涩,生怕邻
居们出来,或者又人上下楼看到她,如今梦涵居然要一丝不挂的出现在甬道这裏
,一想到这些,梦涵的心已经狂跳不已。

  如果说是一丝不挂还不準确,梦涵还穿了一双白色旅游鞋,然后,光着身子
,她拉开了房门,甬道裏吹来一股凉风,让梦涵打了个哆嗦,她悄悄出了门,锁
上房门,把门钥匙放在了脚垫低下,準备开始行动。

  甬道裏很安静,梦涵的眼睛在这黑夜裏几乎看不清什麽东西,听觉似乎更让
人放心,她侧着耳朵听着,轻轻的迈开步伐在甬道裏走起来。

  走到邻居张大爷家门口,她趴在那听了一会儿,没什麽动静,对面的那家也
是静悄悄的,这反而让梦涵有些失望,她似乎对危险已不太敏感了,也感受不到
什麽刺激了,大摇大摆地在甬道裏溜达上了。

  不如,下楼去玩玩吧,可能会更刺激一点,梦涵想着。

  她像在吸毒一样,吸了一口,还想着下一口,甚至吸食已经满足不了他,开
始注射了。

  梦涵从四楼的楼梯上下到了三楼,又溜达了一阵,又来到了二楼。

  就在梦涵觉得没什麽意思,甚至想要出去走走的时候,走廊裏的灯突然的亮
了起来,来电了!乌秃秃的小黄灯把甬道裏照射的很是清晰,梦涵失去了夜色的
保护,如果这时有人从家裏出来,就会立即看到甬道裏的裸体美女。

  梦涵楞了一下,正在犹豫是不是要立刻回去,这时,楼下一口的单元门突然
响了一声,有人进来了!梦涵这时已经没有了选择,她赶紧回头,往楼上跑,她
听见了楼下上楼的脚步声。

  好险啊,幸亏刚刚自己没有下到一楼去,否则正好跟来人撞了个满怀。

  梦涵赶紧上到了三楼的甬道处,可是,她听见了楼上锁门的声音,应该是四
楼的邻居从家裏出来了,她听见了张大爷的口哨声,这个点了,老头子总喜欢出
去走一圈,虽然有点晚,可是,外面更安静,他不喜欢喧闹声。

  不过,这可为难了梦涵,她听见楼下人的脚步声更近了,看来是要继续上楼
来,而上面的路又被张大爷给封死了,她觉得自己被人给包了饺子。

  每一个甬道的尽头都是一扇窗子,此时的梦涵正呆呆的处在窗口的位置,不
知如何是好。

  她哪裏知道,对面楼的一个人在窗口向这边张望着,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有点不敢相信,怎麽有个女人光着膀子站在走廊窗户那裏呢?他能看到她白皙的
皮肤,和两只年轻丰满的奶子,这个人瞪圆了眼,如果能有望远镜就好了,看不
清女人的长相,不过根据苗条的身材判断定是美女一枚。

  男人这麽想着,他一边快速的出了门,他想要去对面楼的走廊裏确认一下,
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不知羞耻地姑娘。

  梦涵现在的心很乱,哪有心情顾得上自己在窗口的走光,她正寻思着怎麽破
解现在的难题。

  周围肯定没有东西去躲藏,而楼上楼下的脚步声都近了,她绝望了,大不了
被发现,让人从背后指着自己的脊梁骨,说自己是不要脸的贱人呗,可能自己从
此就出名了,当然是不好的名,以后可能出门都擡不起头来了,梦涵想着,心裏
冰凉,她做好了準备,迎接这一切的惩罚。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正在她绝望的时候,她发现三楼尽头的一户人家的门
居然开着一条缝隙,裏面有光冒出来。

  梦涵心想着,反正呆在这裏肯定被发现,要是鉆进去,兴许不会被发现,等
着走廊裏的人过去了她在出来不就得了。

  这麽想着,她迅速跑过去,拉开那扇门,自己鉆了进去。

  刚轻轻的关上门,楼上的孙大爷就下来了,就差一点就被大爷发现了,好险
好险啊!

*********

        梦涵光注意外面了,这时才往屋裏看去,屋裏是一
个客厅,放着两组大沙发,电视正开着,裏面正播着新闻联播,让她庆幸的是,
屋裏居然没有人,真是天公作美啊。

  这时,从一旁走过来一只金毛犬,坐在地上疑惑的望着梦涵。

  梦涵有些怕狗,尤其还是别人家的狗,虽然这条狗很友好的对着她摇着尾巴

  她想到了这个屋子应该是李伯伯的家,他总爱牵着他的大金毛在小区裏溜达
,跟梦涵也算熟识,见了面也会打个招呼啥的。

  李伯伯今年60多岁了,比孙大爷小几岁,家裏有个瘫痪在床的妻子,听说
已经躺了十多年了,李伯伯不厌其烦的伺候着。

  「你看电视去吧,我吃完了,有事我再叫你。」

  梦涵听到屋裏有个女人的说话声,然后还有人朝客厅走步的声音,坏了,李
伯伯要是到了大厅,不就发现赤身露体的自己了麽?她本想出去,可是仔细听了
听门外,听见有人在走廊裏的声音,应该是下面那人走了上来,她急切的环视了
一下四周,似乎没什麽好藏身的地方,最后,她决定藏在那个大沙发的后面。

  李伯伯从屋裏出来,并没有发现梦涵,他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看他最喜欢
的新闻节目。

  一边看着,李伯伯还点了一支烟,津津有味吸起来,他哪裏会想到,就在他
坐着的沙发背后,一个全裸的女人正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好像等着被人从后面
开苞的样子。

  李老伯不知道,自己家的大黄今天怎麽这麽不安分,它时不时地哼哼着,还
摇着尾巴,在地上不消停的直打转,不过他也不去管他,对大黄的溺爱就像爱他
的孙子一样。

  大黄绕到了沙发的后面,似乎对这个赤裸裸的女人很是热情,一边摇着尾巴
,一边伸出它的长舌头,在梦涵的身上,脸上舔来舔去的,梦涵不敢出声,李老
伯近在咫尺,她连呼吸都尽量的保持安静,对于这大黄狗的热情,她也没有办法
,只能忍受着,大不了回头再洗一次澡吧。

  大黄对梦涵的热情,一方面是出于金毛犬的本能的对人友好,另一方面,大
黄正在发情期,对雌性的身体都有一种原始的沖动。

  梦涵当然不知道这些,她只能尽量不出声,等着李伯伯离开的时候,她好悄
悄地出门去。

  大黄哈哈的喘着粗气,它的鼻子嗅到了雌性的味道,还是这麽年轻而健康的
雌性,它不停地舔着这个雌性,好像想要尝尝她的肉味。

  那条长舌头不住的在梦涵身上乱飞,把梦涵的身体舔的黏黏糊糊的。

  更让她羞涩的是,大黄居然绕到了后面,去舔她双腿之间的位置,她夹紧双
腿,不想让那根舌头舔自己的隐秘部位,可是,那根长舌头却还是往缝隙裏面鉆
,一下又一下,快速而不厌其烦的舔弄,把梦涵的屁股弄得痒痒的,凉凉的,让
她的欲火烧了起来,不好再夹紧双腿。

  舔几下又少不了啥,梦涵想着,把腿分开了,而那条长舌头就鉆了进来,在
她的菊花上,蜜穴的门口处不停地舔着。

  舔的梦涵居然有点兴奋的感觉,尤其下面又痒又舒服,她感到蜜穴似乎被大
黄舔出了蜜汁来。

  大黄好像很喜欢这种汁液的味道,又卖力的不停舔起来。

  头一次,被一条狗弄得小鹿乱撞,梦涵想着,她俯下身子,轻轻扭动着屁股
,想要躲着点大黄,不要这麽痒的感觉。

  而大黄不想放过她,那根舌头追着她的屁股走,梦涵觉得这麽一直下去,她
没準会被一条狗狗弄得来了高潮。

  梦涵不知道的是,大黄现在正是发情期,动物的发情期对雌性非常地渴望,
这也是物种发展,自然进化的结果。

  正在发情的大黄,遇到了容易分泌雌性荷尔蒙汁水的年轻健康的雌性,怎能
让它不动心呢?这时,大黄突然跃起身来,从后面抱住了梦涵的小蛮腰,然后,
一边哈哈的喘着粗气,一边挺动着它那根已经硬邦邦的狗棒子,寻找着那雌性的
性器。

  梦涵有点惊讶,她感觉屁股的位置被一个湿乎乎的东西划来划去,把黏糊糊
的液体蹭在她的身上。

  发现自己被大狗欺负了之后,梦涵决定做点什麽,总不能一直趴在这裏被它
欺负了,她想着就这麽悄悄地往门口爬去,想要逃离李老伯的家,还有身后的大
黄狗。

  谁知,当梦涵爬到沙发侧面的时候,李老伯因为看电视入了迷,手上的烟灰
掉了下来,正好落在了梦涵的后背上面,「嗯!」

  梦涵被烫得轻哼了一声,赶紧捂上了嘴,不让自己被烫的叫出声去。

  梦涵被烟灰烫了一下,虽然没什麽事,可是细皮嫩肉的她也有些受不了,她
身子一颤,趴了下去,而后面的屁股却翘了起来,好像在回应着身后大黄狗的沖
刺。

  大黄毫不气馁的一直趴在梦涵身后,做着沖刺的动作,它似乎被这发情的兽
欲折腾的受不了了,想要在这个雌性的身体裏发泄出去。

  而梦涵刚刚往后翘起了屁股,让大黄的那根已经硬邦邦的狗棒子终于找到了
蜜穴的入口处,然后,大黄这只公狗在他生活的几年裏,第一次发情的时候跟雌
性进行了交配。

  梦涵想不到,她居然被狗草了!刚刚被烫了一下,已经让她非常难受,而现
在,下面的门户也失了守,她觉得今天真倒霉,就不应该出来浪。

  大黄那根硬邦邦的狗棒子已经满是湿湿的粘液,一下子就戳进了梦涵的蜜穴
中。

  梦涵差点惊呼出来,她扭动屁股,想要把身后的狗流氓甩掉,可是,大黄一
旦得了手,就再接再厉继续极速的挺动着,那根狗棒子不仅没有被甩下来,反而
又往蜜穴裏插进了几分。

  梦涵被大黄那种人类不曾有过的极速沖刺弄得气喘吁吁的,她觉得下面的蜜
穴这麽都会被大黄插坏掉。

  不过,一种心底裏的羞耻,加上原始的欲望涌上了心头,让梦涵脸红扑扑的
,心也在狂跳着。

  我居然让一条狗上了,这是多麽让人害羞,又是多麽刺激得事情啊!梦涵想
着,心裏突然感到非常兴奋起来,要不是她故意克制不出声音,她早就叫起来了

  「老李,把便盆拿过来!」

  屋裏的老伴喊到。

  李老伯也不看新闻联播了,就走回屋裏去了,他瞎迷糊眼地居然没有发现大
黄的异常举动,自以为它在那裏玩呢,他对大黄向来不怎麽管。

  见到李老伯走了,梦涵悬着的心放下来一些,本来想着能快点出去,就想要
推开后面抽插她的狗老公。

  可是,她发现她推不开它,也甩不掉它了。

  梦涵感觉大黄那根插在自己蜜穴中的狗棒子变得越来越大,尤其是蜜穴出口
的位置,狗棒子肿了起来,像一颗鸡蛋一样卡在那裏,把她的小穴撑开来,撑得
满满登登的。

  这其实是为了保证狗狗可以顺利的交配,传宗接代用的,没想到现在用在了
梦涵身上。

  大黄不管别的,依然奋力沖刺着,它好像体力无限一样,不知疲倦地抽插着

  梦涵已经被这狗老公弄得浑身无力的趴伏下去,她觉得自己似乎正在向高潮
进军,自己的私密的小穴被大狗棒子紧紧的塞着,被狗老公毫不怜惜的使劲儿抽
送着,尤其是蜜穴口的位置,本来就被大大的撑开,加上这麽快速的摩擦,让梦
涵有点受不了了。

  她好像要尖叫,想呻吟,可是她不能,她想让狗老公轻点插她,也不行,屈
辱羞耻,加上原始的欲望让她欲罢不能。

  她只能无力的趴在那裏像一只小母狗一样被狗老公欺负着,她的屁股又往高
翘了翘,好像再说,为所欲为吧,狗老公。

  大黄一点儿没客气,又把它那根粗大的狗棒子往裏面使劲儿塞了塞,那根又
粗又长,还滚烫的狗棒子,插的她气喘吁吁的。

  梦涵觉得狗老公的棒子好像插到底了,似乎自己的宫口已经被打开,準备来
接受狗老公的狗粮了。

  又抽查了几十下,把梦涵弄得浑身是汗,咻咻欲死的样子,她提不起力气,
把力气都用在对抗狗老公的沖击力上面,不然她要被干飞了。

  可在这时,大黄突然停止了抽插,这突然的停止,让马上要来到高潮的梦涵
十分失望,似乎就在临门一脚了,她轻轻地摇晃了几下屁股,以表达着自己的不
满,渴望着狗老公在赏她十几下,再有十几下她就能高潮了,品尝那飘飘欲仙的
感觉。

  可是,狗老公没有动,而是从她身上下来了,只是下面粗大的狗棒子依然深
深插在梦涵的蜜穴中。

  这让梦涵有点失望,她不知道怎麽了,居然毫无廉耻,希望大公狗继续欺负
她,使劲儿的插她。

  正在梦涵有点失望的时候,她突然感觉下面塞着的狗棒子变得滚烫滚烫的,
似乎又长大了一圈,然后,一股烫烫的狗老公的精华居然喷了出来,直接喷进了
子宫裏,把梦涵烫的浑身一哆嗦。

  紧接着,一股又一股的狗老公精华从狗棒子裏喷出来,喷在她蜜穴伸出最敏
感的地方,几乎把梦涵的宫殿灌满了,梦涵忍不住哼了几声,浑身一个劲的哆嗦
,双腿好像得了疟疾,不停打着摆子,身子软的直不起来了了,她几乎瘫软下去

  那种被狗老公弄出来的高潮似乎更加强烈,因为裏面还带着羞耻的感觉,这
感觉让梦涵几乎发疯,她觉得自己完全被狗老公开发出来,也许那灌满狗精华的
宫殿会孕育出狗宝宝也不一定。

  狗老公害的梦涵快要死过去了,她趴在那裏喘息着,好一会儿,那根狗宝贝
才变小了一些,从她的蜜穴中滑了出去,梦涵感觉一大股液体从蜜穴裏涌了出来
,那是她跟狗老公结合在一起的爱液。

  梦涵觉得下面有些痛,可能刚刚被插得太狠,有些红肿了。

  梦涵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往门口走去,回头又看了一眼大黄,它也正哈哈地
喘着,好像也累坏的样子,它时不时还擡起后腿,舔一舔那发红的狗宝来,也许
它也在想,怎麽交配这麽累人,以后可不玩了。

  不过,下一次,发情的欲望还会让它奋不顾身的沖向雌性,也许,它还会找
它的小母狗梦涵来交配吧。

  梦涵再次来到甬道裏,身子已经没了力气,她勉强地爬到四楼,一进屋就躺
在了床上,她已经不管身上脏兮兮的,甚至还有狗狗精华的痕迹,筋疲力尽的躺
着,不一会儿就沈沈地睡去了。

  梦涵不知道的是,一个男人刚刚一直跟在她的身后,他是对面楼那个发现她
秘密的人,在楼道裏蹲了半天才看到梦涵拖着疲惫的身子出现,他不敢相信自己
的眼睛,直到一直跟着梦涵来到她家门口,他记下了她家的位置,嘴角露出诡异
的笑容。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