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三)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标题:《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三)》
作者:血之涅槃
类型:原创

~~~~~~~~~~~~~~~~~~~~~~~~
建议先阅读以下主题: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一章】完结篇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一)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二)
~~~~~~~~~~~~~~

  姜小姐躺在硕大的澡盆之中,仰着头,闭着眼睛,脸上蒙着一块浴巾,那蒸
汽已经遍布屋裏,那清澈的洗澡水裏,一个雪白的胴体,同样散发着,像冒着热
气的白馒头,香气扑鼻。

  阿强穿着大裤头,光着膀子,肩头搭着毛巾,一把拉开了洗澡间的大门,反
身关好。

  一回头,发现了澡盆中的景色,惊讶的楞在了那裏,他庆幸自己没有吹口哨
,否则就被发现了。

  阿强腿肚子直突突,要知道,他这麽跟一个裸体的女人不清不楚的,要是让
大奶奶知道会抽了他的筋的。

  他脑袋上直冒冷汗,身子慢慢往回退去,想要逃跑。

  「萍儿,来帮我搓搓身子吧。」

  浴盆中的女人发出了声音。

  阿强停下了脚步,他听出来这是姜小姐的声音。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姜小姐的绝世容颜,那个让他垂涎又不敢放肆的小主子

  他觉得,姜小姐把他当成是萍儿了,那是不是可以将错就错,自己扮成萍儿
,来打消她的疑虑。

  要知道,此时他跑出去,要是被姜小姐发现,告到大奶奶那裏,也会查出自
己的行蹤,到时候也免不了一顿毒打或赶出家门去。

  「过来啊?萍儿,楞着干嘛呢?」

  正在阿强犹豫的时候,姜小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阿强也不敢回答,只好慢慢地朝着姜小姐的地方挪去。

  等到来到近前,阿强不禁咽了几口口水,眼前的一幕太过香艳,让他头脑也
不怎麽好使了,尤其是女人身上发出的那股清香的气息,从他的鼻孔鉆进了大脑
,让他迷迷糊糊地,好像吃了春药一样。

  看到小姐那条白皙的胳膊露在了外面,他用颤抖的手,抓住了那光滑的小手
,然后,另一只手拿着澡巾,轻轻地给小姐搓上了。

  阿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平日裏养尊处优的小姐,正一丝不挂的躺在自
己面前,而自己正在她身上摸索着,这让他非常兴奋,下面的那根棍子已经高高
耸立起来。

  顺着姜小姐的胳膊,阿强慢慢地往上抚摸着,一直摸到了她的胸前。

  他看到那两个圆润丰满,像两个大寿桃的模样的奶子,前面的桃子尖部是粉
红色的一个樱桃,让他真想要吃一口。

  可是,他不能那麽做,不过,他的手已经环在了那个寿桃上面,还借着搓澡
的机会,用力揉搓着,让他爽翻了天。

  「哦,萍儿,轻一些,今天怎麽下手这麽用力。」

  姜小姐的声音从盖着毛巾的脸下面传了出来。

  阿强知道自己失态了,赶紧平复下心情,轻柔的揉起小姐的奶子来,这却更
让姜小姐痒的难受,身子禁不住轻轻抖了起来。

  阿强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太幸运了,居然可以摸到女人的双乳,还是小主子的
身体,他的双手从身后环着女人,在那双玲珑娇嫩的香乳上不停揉弄,连那尖端
的小樱桃也没有逃出他的魔掌,被拨弄地来回摇晃着。

  「啊,萍儿,不要闹了,仔细给我搓搓,你弄得我好痒啊。」

  姜小姐身子躲闪着男人的捉弄,却并没有刻意停下男人的举动,兴许她还很
享受这种感觉。

  身为虚影的我当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裏,我也是心潮澎湃,真想像阿强一样
,也去挑逗一下这个娇软的美女。

  阿强弄了半天,划拉一声,姜小姐从水中擡起了一只脚来,示意让阿强来搓
一搓她的腿。

  阿强此时就像乖巧的小八狗,完全听从主人的命令,乖乖的放开那双香乳,
来到下面,拾起女人的腿,在上面搓起来。

  结实的大腿,纤细的小腿,柔软的小脚,甚至那几根俏皮的小脚趾都没有放
过,阿强仔仔细细地服务着女人,像一个一丝不茍的师傅,对搓澡的工作十分认
真。

  姜小姐很享受的样子,依旧仰着头,蒙着脸,嘴裏轻声哼着,那动人的身体
让阿强目不转睛。

  紧接着,姜小姐把另一只腿也擡了上来,她现在的姿势有点特别,好像是产
妇要生产的模样,两只脚高高翘起,这让她那光洁的私处尽露在男人眼中。

  我看到这女人的私处跟梦涵很像,都是少毛,显得非常娇嫩。

  想一想,一个十六刚出头的少女,那裏该是怎样的娇嫩?我几乎可以看见那
门户也微微打开,裏面像扇贝一样张张合合的,似乎在呼吸一样。

  阿强也是看得呆了,半晌没有动弹,都忘记继续擦拭女人身子了。

  接着,阿强继续为女人服务着,那只手时不时地往女人的大腿根部挪动,他
心砰砰乱跳,长这麽大,他第一次近距离观看一个少女的身体,这给他极大的刺
激。

  我看到阿强的下面,那只棒子已经从裤头裏鉆了出来,他一边搓几下女人,
一边撸几下自己的分身。

  他的手成了他分身与女人身体的媒介,他很想要去掉这个媒介,直接换他的
棒子。

  这时,姜小姐,又转过身去,趴在了浴盆的边上,把后背露给阿强,让阿强
给她搓后背。

  阿强看到女人的后背光滑的发亮,肩膀到腰部出现一个及其柔美的流线型,
让他不禁暗自咋舌,这女人如水,此言不虚,这小主子的身形不正像那流水一般
麽?阿强在女人的后背上卖力的搓起来,搓到下面,女人又把那丰满的屁股翘了
起来,给男人把玩。

  阿强觉得这小主的臀部真是太美了,两个光洁的完美的臀形,没有一丝肥腻

  中间的深深地缝隙中,那个粉色的菊花向他打开了,还有菊花下面的蜜穴,
也滴着水,水嫩水嫩的穴口,似乎在向他招手。

  阿强再也忍受不住,空出一只手来,拔出自己的棒子,卖力的套弄起来,他
把那根棒子对準了女人的蜜穴入口,他好想要沖杀过去,占有女人的身体。

  可是,残留的一丝理智,告诉他,自己正在作死。

  他想到了家法酷刑,甚至会被打到残废而死。

  阿强缩了缩脖子,让他没敢完成最后的沖刺。

  虽然这样,阿强也是忍耐不住了,疯狂的套弄十几下自己的小兄弟之后,他
身体一阵颤抖,一股股浓浆喷了出去,大部分都喷到了女人的翘臀上面。

  「哎呀,萍儿,还没搓完麽?怎麽就淋上肥皂水了?你今天怎麽这麽心不在
焉呢?」

  姜小姐有些不太满意的说着。

  然而,我注意到,喷到女人身上的液体,正在快速消失,好像是渗进了女人
身体之中。

  看来,这怀阴决一旦修炼,可以吸收男人的精华为己用,连皮肤都如同干燥
的海绵一样。

  姜小姐觉得刚刚非常舒服,很受用的哼了几声,那是男人精华的滋润,估计
,她的功力又增加了几分。

  反观阿强,喷射之后,让他头脑冷静了一些。

  他赶紧又帮着女人搓了几下,洗掉她后面肥皂水的痕迹,然后,就找个机会
,偷偷溜走了。

  见阿强出去了,姜小姐才拿走脸上的毛巾。

  这个臭小子,刚刚弄得自己身上好痛,她想着。

  不过,刚刚被男人抚摸的感觉却让她很是享受,她把身后男人剩余的些许体
液在身上涂抹起来,她感到非常享受。

  她觉得以前的自己冰清玉洁,不像现在这样,也许,是那古怪的法决,让她
转了心性了。

  姜小姐坐在水缸裏开始练功,哎,别说,有这男人的体液帮忙,姜小姐感觉
自己练功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而且这刚刚的阿强应该是处子之身,这液体更让她
感受到力量的强大,她觉得她自己突破的一重功力彻底稳固了,而且,还隐隐上
升了一大截,照这样的速度,第二重境界也是指日可待了。

  可是,洗完澡,回到她的房裏,没有了男人液体的滋润,姜小姐的练功速度
又回复了原来的样子,怪不得这功法阴邪,用男人的体液来修炼真是个练功的捷
径啊!我在一旁暗暗琢磨着,不知道我的梦涵的功法修炼的如何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姜小姐几乎跟闭关修行一般,除了早晨例行的向长辈们
请安以外,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裏,连丫鬟萍儿也被赶出了屋外。

  她发现,白天清气上升的时候,练功效果最佳,晚上反而没有什麽进展,当
然,有那种男人液体的辅助除外。

  这使得姜小姐几乎成了夜猫子,白天练功,晚上出来溜达。

  而且,她每天只要练上两个时辰的功,比美美的睡上一大觉还要舒服。

  在晚上,姜小姐睡着以后,我还是会偷偷溜进她的神识,去看望那裏的梦涵

  这小妮子还是会缠着我,跟我亲昵,却不敢再像之前那样过分,她甚至产生
了心裏阴影,不敢再跟我做了,这让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我惊讶的发现,梦涵的功力也随着这姜小姐功力的上升而提高,也就是说,
她现在跟那个姜小姐是双生的状态。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姜小姐的身体就像一个容器,承载着梦涵的一丝
残魂,如果这容器损坏了,我的梦涵也会香消玉殒。

  我还得在我的梦涵功力大成,逃离这樊笼之前,尽力保护好姜小姐这副皮囊
,保护好她就是保护好我的梦涵。

  而且,既然是双生,姜小姐做的事情,我的梦涵都历历在目,她的感受我的
梦涵也能感受得到。

  也就是说,刚刚姜小姐被那阿强弄得欲火缠身时,我的梦涵也是心痒难耐。

  我突然想着,如果跟这个姜小姐做爱,是不是等于同两个女人一同交欢呢?
我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又是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只见一个少女的闺房之中,床边的帷幕无风自动
,一个绝色女子正双膝交叠着在床上打坐,一呼一吸之间气息平稳有力,因为练
功时体内热量积聚,为了不走火入魔,这个少女只能赤裸着身体,皮肤上已经出
了一层白毛汗,连身体下边的床铺都被浸湿了。

  只见少女长呼一口气,吐出胸中浊气,双手下按丹田,双眼慢慢张开,收功
完毕。

  练了一大天了,却不觉累,只是由于练功排出不少浊气,这屋裏的空气已然
汙浊不堪,姜小姐随意的披上了一件宽大的下摆到大腿的披肩,遮羞自己的玉体
,推开了房门。

  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深呼一口气,神清气又爽。

  姜小姐觉得这一个月来,自己功力又精进了不少,觉得已经摸到二重境界的
门槛了,她感到身体越来越有力量,还感到身轻如燕,使劲儿一窜能跳出一米多
高,这是她以前完全做不到的,她有些期待功法大成后的样子了。

  而且,被这府裏的众人欺负的惯了,也让她心生愁怨,她暗暗下定决心,要
找府裏的众人一一复仇,把自己应得的尊重找回来,把自己当年受到的欺辱还回
去,我看到她的俏脸上浮现一抹阴冷的神情。

  閑来无事的在院子裏逛着,白天要是穿成这样让大奶奶看到,没準会打折她
的腿,可这到了夜晚,也没人来管她了,姜小姐也乐得自在。

  披着这一层半透明的披肩,裏面的丰腴依稀可见,要是让那个男人见到真是
会迈不动步的。

  然而,家中的主子用人这个时辰基本都睡下了,静悄悄的,只有知了不知疲
倦的鸣叫着,让这夏夜多了几分焦躁。

  过了前面的院子,一间屋子却亮着灯,咦,这麽晚了,还有人没睡麽?姜小
姐有点好奇,悄悄趴到了窗前,通过一个窗上的缝隙往屋裏面瞧去。

  屋裏不是旁人,却是那护院都头李天南,此刻正半倚在凳子上,一边吃着八
仙桌上的花生,一边往嘴裏倒着酒。

  而下手边却还坐着一个女子,姜小姐仔细看了看,正是二奶奶家的春柔姑娘

  这个水性杨花的小泼妇,这麽晚了还留在李天南的房裏,莫非他们有奸情麽
?姜小姐好像发现了什麽秘密,越来越有兴趣了。

  「来,美人儿,给爷满上。」

  李天南又把空酒杯子递给了春柔。

  「爷,您喝多了。」

  春柔一边说着,一边却仍然乖乖的倒酒。

  李天南接过酒杯,笑了笑,一饮而尽,一边咂摸着嘴一边说着,「过来,陪
陪你家老爷。」

  说着,就伸手拉住了春柔的手,往怀裏拽了过来。

  「哎呀,你坏,人家说了,这几天不方便。」

  春柔嬉笑着推开了李天南的手,却一点没有生气的样子。

  「你们女人啊,就是麻烦。」

  李天南扫兴的摆摆手,站起了身来,晃晃悠悠的就往床上走去。

  「跟您之前说的,您可别忘了。」

  春柔连忙说道。

  「那可难说,没让你老爷我舒服,明天没準就忘了。」

  李天南翻身倒在了床上,甩开了鞋。

  春柔赶紧来到跟前,帮李天南脱掉了上衣和裤子,只穿一件大裤衩一样的东
西,又拉过被子来,像伺候主子似的伺候着他。

  接着,春柔又吹灭了一旁的蜡烛,反身就要出去了。

  「今天真的不行?」

  李天南好像还不死心。

  「爷,您先养精蓄锐,过几日保準让您满意。」

  说完,扭着细腰扬长而去,留下了李天南的一声叹息。

  等着春柔走远了,姜小姐才从窗后面阴影裏走了出来,看来这两人的奸情已
经不是一两天了。

  姜小姐想着,反正也不关她什麽事,只要不影响她练功就行。

  刚要离开,突然一阵风吹过,李天南屋子的门大概没有关严,被吹开了一道
缝隙,姜小姐看见了躺在床上,一身酒气正打着呼噜的男人。

  她心想着,这个男人喝了那麽多酒,一定睡得很死,不如……想着,姜小姐
转过了身,悄悄朝着李天南的屋子走去。

  我觉得这小妮子莫非要主动出击了?心裏突然有点希望,希望能看到什麽让
人喷血的内容,于是,我也连忙跟了过去。

  穿过李天南的房门,回手把门掩上,姜小姐蹑手蹑脚的朝着李天南走过去。

  果然,男人的呼噜声此起彼伏,睡得像一头死猪似的。

  四十多岁的人了,也没娶个一妻半妾的,还是老光棍一条,却不知怎麽搭个
上了春柔这条狐貍精。

  此时的男人四仰八叉的躺在那裏,把被子踢到了一边,姜小姐发现他胯下的
那个东西已经竖了起来,把裤衩支起了一个帐篷来。

  一不做二不休,姜小姐这次进来,就是想要得到男人的液体,于是,她俯下
身去,一边注视着男人的样子,一边伸出手去,就要摸男人的棒子。

  见男人没什麽反应,在我惊讶的眼神裏,姜小姐迅速一把翻开了赵立的裤头
,一桿老枪从裏面窜了出来,东摇西摆的。

  姜小姐也不客气,伸出了柔嫩的小手,一把抓住了老枪,开始套弄起来。

  李天南一边睡着觉,一边吧唧着嘴,一副很满足的模样,要是他醒过来,发
现家裏的小主子姜梦涵正在给他撸着管子,估计会更加心花怒放了吧。

  姜小姐很有耐心,蹲在那裏,不停的撸弄着李天南的棒子,那根大棒子已经
完全耸立起来,像根大烟囱,在女人的手裏一跳一跳的,周围的血管都已经充血
了,露出些许横筋来。

  撸弄着男人,也让姜小姐身上有些发热,好像那阴邪的功法只要碰触到男人
的阳具,就会自动练起功来。

  姜小姐想到那日被阿强的液体弄到身上后,练功可以事半功倍,决定这次也
一样。

  因为身体逐渐发热,让她身上汗津津的,有些难受。

  于是,她把身上唯一一件披肩向身后退掉,赤身裸体的继续为男人服务。

  这李天南果然是练家子,听说练过横链气功,可以手掌断壁,而这下盘也很
坚固。

  姜小姐撸弄的手都有些酸麻了,可男人依然没有喷射,似乎总是差点火候。

  而此刻的女人已经娇喘嘘嘘,不知是有些累了,还是有点欲火难耐的感觉。

  接着,姜小姐变换了一下姿势,把她的两个丰满美乳送了过去,夹住了李天
南的男根,想给他更多的刺激,让他的男根在自己的双乳之间戳弄着,就好像两
片厚实的面包夹着一根火腿肠似的。

  果然有了效果,李天南的身体有些颤抖,大概他感受到了女人身体的温度和
那柔软的胸脯了,而姜小姐也随着挺动的胸脯上下动着,脸红扑扑的,好像发烧
的模样。

  我在一旁看得也口干舌燥的,心想着晚上一定要找梦涵出出火。

  「这个李天南,可真难对付。」

  姜小姐自言自语着,要是阿强估计早就出来了。

  又夹了半天,女人身上已经出汗了,李天南依然没有喷射出来。

  「看来,还得加把劲儿。」

  姜小姐念叨着,她看着李天南的棒子不停在自己胸脯上进出,刮擦着她柔嫩
的胸脯,尤其那个又黑又圆的头部,像个大鸡蛋似的。

  她有点情不自禁的伸出了舌头,舔了一下那个马眼的位置,谁知道,李天南
身体猛地一抖,从马眼裏流出了一点透明的液体来。

  看来,这招有效,于是,姜小姐又伸出了舌头,在男人那颗大鸡蛋上舔了开
来,虽然有点鹹鹹的,还有点骚臭味儿,不过想到能让自己加快练功的速度,也
值得了。

  于是,女人好像在吃冰淇淋似的,一条舌头在上面舔来舔去的。

  李天南的棒子已经挂满了女人的唾液,那马眼的位置被女人香舌舔弄的兴奋
的不停津着淫水。

  男人有点受不了了,身体不停颤抖着,虽然喝得有点高,还没有醒过来,可
是嘴角却留着口水,估计正在做着跟春柔羞羞的淫梦呢。

  李天南的马眼裏不断有液体流出,被姜小姐全都笑纳了,可这不是她要的液
体,虽然也能促进功力,可成效不大。

  姜小姐有点着急了,看来还得再加把劲儿才行。

  而此时,她觉得身上也有些痒痒的,有种要发情的前兆。

  只见姜小姐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口,一下吸在了李天南的棒头上面
,大半个鸡蛋被她吸进了嘴裏,慢慢的,整个鸡蛋全塞进去了。

  接着,姜小姐扶着男人的棒子,用小嘴吃着男人的命根子,李天南的男根开
始在女人的嘴裏进进出出起来。

  姜小姐头一次做这种羞人的事情,开始有点生疏,牙齿还会碰到男人的棒头
,让男人有些不舒服。

  只见她一边吃着,一边舒服的哼哼着,一只手还在自己的一个奶子上面搓着
,很淫蕩的样子。

  慢慢地,姜小姐找到了窍门,把男人的棒子尽根吞入,不停吸允着。

  李天南这次再也受不了了,他感觉下面像有一个小口在吸允着他的分身,他
的功力似乎都被这个小口吸进去了。

  果然,没到一刻钟,李天南就憋不住了,他猛地擡起一只手来死死按在了女
人的头上,然后分身一阵痉挛,开始了喷射。

  姜小姐也有点忘乎所以了,本来想像上回一样把液体涂在身上,可却没有把
持住,当发现男人就要喷射的时候,想要吐出男人的男根,头却被人制住了,只
能任那根棒子在自己的口中不停喷射,嘴裏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把这些大补的液
体全都吞进了肚子裏。

  我在一旁看得脸红心跳的,手禁不住也在自己的棒子上套弄起来,欲火让我
呼吸急促,眼睛通红,我好像要我的梦涵。

  姜小姐觉得这男人的液体进了肚子裏,也让她自动练起功来,于是她不再挣
扎,而是让男人的棒子深深插进自己的口中,似乎感觉到那棒子在喉咙裏痉挛起
来,然后运起功来。

  李天南已经放开了女人的头,仰面躺在那裏,喘着粗气。

  这次他喷射了很多,一股接着一股的,好像自己身体裏的液体要被这女人抽
干了,他此时已经醒了过来,却依然躺在那裏不能动弹,像是被封住了穴道一般
,他觉得这女人就像一个吸血鬼,要吸光他的阳气似的,他有些着急的嘴裏发出
呃呃的声响。

  姜小姐开始也没在意,只是享受着男人液体的滋润,这种感觉让她浑身畅快
,就像一个瘾君子在吸食毒品一般。

  半天后,她觉得这男人的液体怎麽这麽多,流不完的感觉,就睁开了眼睛。

  她惊讶的看见李天南已经抽搐了,翻着白眼,身体也干瘪了不少,好像老了
十几岁的模样。

  姜小姐有点害怕,感紧吐出了男人的男根,那男根已经红肿了,上面还残留
着粘液。

  这时,李天南才缓过了一口气来。

  「你,你是何方妖孽?怎麽,会,这样,阴毒的~」

  李天南有气无力的说着,他觉得身体已经被掏空了,一点劲儿也没有,而且
他感觉自己那几年的功力也消失了,接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姜小姐擦掉嘴角的一滴液体,她也没想到这功法这麽霸道,估计再不停止下
来,一会儿李天南就会成为一具干尸了。

  幸好屋裏没有灯火,李天南爬不起来,看不清她的脸。

  姜小姐也不多言,回身捡起了地上的披肩,一溜烟逃出了李天南的屋子,趁
着天还没亮,赶紧回到了自己的闺房之中。

  李天南的液体,对于姜小姐来说,真可谓大补。

  首先是他有着近十年的功力,底子殷实,再加上喝醉了酒,不知不觉让姜小
姐把他的元阳吸了个彻底,几乎没给他留下什麽。

  回到房裏静心打坐,姜小姐觉得丹田之中那些清轻之气似乎有些要凝聚的模
样,这是要突破的征兆了。

  心中大喜,赶紧收敛心神,沈入到丹田之中,用心感受着身体中的变化。

  天还蒙蒙亮,空气还很凉爽,可是,坐在屋裏的姜小姐却觉得好像坐在火炉
旁似的,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她裸体的身体往下滚落。

  头发也完全湿透了,粘贴在后背上,随着她的一呼一吸,胸脯也在上下跳动
着,这时要是有男人看见这种场面,绝对会忍不住沖上来。

  突然,只见姜小姐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成了,怀阴决二重境界!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