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丝影 第一部 伊人春来 之七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千江丝影 第一部 伊人春来

作者:迷使
首发:春满四合院

之七

  小胖把那日採集来的草药送去布罗坊回来后,带来不好的消息。

  首先布罗坊遭窃了。就如小雅小莉所言,那三大淫男武功高强,根本防不胜
防。加上莫天问天下第一美男的名声,布罗坊上下根本无心抓他,人人只想一睹
他的庐山真面目。结果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产的天下第一丝被三人盗走。

  其次是小雅小莉的遭遇。布罗坊主人徐常春得知她们打不过我,还挂了彩,
勃然大怒。当下不让她们再出来暴力讨债,关起门来只当自己的女僕性奴。这其
实不能怪她们,本来能打得过我的人就少之又少。她们会落败一点也不意外。

  小胖去时待遇也受到一百八十度的改变。不但把他奉为上宾,还叫小雅小莉
伺候他。典型的欺善怕恶。我最喜欢就是教训这样的人。不过我更担心的是小雅
小莉的安危。我多多少少对自己没有收她们为徒而感到内疚。

  「她们还好吗?」我问刚回来跟我说明布罗坊状况的小胖。

  「很意外,她们的女装扮相都很好看哩。」

  我的额头上又三条线了。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指她们的身心状况。」

  「身心状况?……在玩的时候,我觉得小莉很投入,小雅很迷人……」

  「梁小胖!你脑袋里就只有这个吗?虽然这边制度允许你这样乱搞,并不代
表我喜欢听这些好吗?」

  「妳生气啦?」最叫人生气的是他居然不明白妳为何生气。他只是去白嫖,
又没有纳妾,所以玩得很理所当然。相当令人哑口无言。

  「好,那我问你。今天我跟别的男人上床,你会如何反应?」

  「如果事先知会我,我会问妳玩得如何?尽不尽兴?如果没有,我就会紧张
妳是否要认他做主人而不要我了。」他回答得很自然。

  「你在布罗坊跟小雅小莉上床,就没通知我呀!」

  「对方主人招待,我是男人逢场作戏,为何要先知会妳?又怎么先知会妳?
况且我若真喜欢上了,招来也是做小的,不会跟妳争位的。而且我也一定会先徵
得妳的同意。这些都还是徐常春大人愿意割爱,我的经济能力可以担得起的前提
下……小美呀,妳根本不需要担心呀!」

  「那你……喜欢小雅小莉吗?」我弱弱地问着。经他一说,好像我的醋意全
都站不住脚了。

  「喜欢?……」小胖笑了起来:「我喜欢任何女子都比不上跟妳分分秒秒在
一起的重要。」

  「你就是一张嘴,甜死人不赔命。」我低下头去,醋意就消了。呵呵,梁晨
美呀,妳真的好好哄喔!

  「这是实话呀!」小胖伸手把玩我脖子上的戒指项鍊:「我又不知道妳什么
时候会走,我当然会珍惜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呀!」

  喔,小胖……

  我不自主地就倒在他的怀里。他实在不高,我必须屈膝拗颈,才勉强有小鸟
依人的模样。可是小胖,你知道吗?女人就是这样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
算你不高不帅,一穷二白。一旦认定了,粗茶淡饭,也很温暖。

  东杰,告诉我该怎么办呀?我是来这边救你的,小胖和我还不是同一时空下
的人,我怎么会忽然变得如此迷惘呢……

  「主人……」要我一辈子喊他主人,我好像也愿意了。

  「我知道啦,妳是在关心小雅小莉。」我从他怀里出来后他说:「我其实是
不知道的。跟她们玩的时候,她们已经被下药了。」

  「被下药?」我毛髮直竖起来。

  小胖点头道:「『迷淫香』。这成分很奇怪,少量的时候会引人入睡。妳在
床上疗伤时,我都是用它让妳多休息的。可是多量起来,会让人心思迷乱,淫蕩
疯狂。小雅小莉是徐大人的女人,照理来说帮主人招待客人是天经地义,不需要
用药物来控制才对……这可能说明了一件事。」

  「什么事?」

  「徐大人可能对她们强暴霸凌,逼迫她们做一些违背心意的事。长久下来,
她们就失去侍奉主人的热诚了。这在布罗坊已经不是新闻了。」

  「你也很残忍,她们被下药你还上她们……」

  「那妳要我如何?拒绝徐大人的邀请,那是对布罗坊的不敬呀!我们还要做
生意。而且,女子被下药后的淫乱媚态,很少有男生把持得住……对不起啦!至
少她们醒来后,不会记得这许多的。」

  我自己曾经就被迷姦过,被老爸的仇家下的药。

  他跟老爸翻脸前,是看着我长大的一位大叔。我压根就没想过他会对我做出
这种事。我的确不记得什么细节了,可是对那迷乱兴奋的感觉是有印象的。越有
印象就越悲愤。怎么身体不能自主呢?怎么会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还会如此
兴奋。然后就觉得自己很无耻,性事很骯髒。

  老爸从头到尾否认有发生过这件事。他想保护我,可是我很清楚。这阴霾跟
着我好一阵子,走不出来。于是我一头栽进武学的世界,埋首苦练,不问世事。
直到遇到了东杰,我才慢慢开始重新接纳异性。东杰……有他的魔力,我到后来
甚至沉迷性爱,跟很多男人上床,直到变成他的女友为止。

  「答应我,不要再去侵犯被下药的女生了,知道吗?」我很严肃地说。

  小胖点点头,见我严肃的态度,不敢说不。

  「等一等,你说我在疗伤时你对我用的药也是『迷淫香』。那是不是我也被
你……」

  「那时我只一心想把妳医好,没有其他的想法。对耶!我应该下重手,反正
那几天妳也是昏昏睡睡的,没有甚么差别。」

  「梁小胖!」他马上把我的忠告当耳边风,气得我七窍生烟。上一刻还跟他
缠绵悱恻,下一秒就恨不得揍死他。唉!男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生物,怎样的一
种存在呀!

  「小美,开玩笑的啦!妳这个样子,没人敢对妳怎样的。」这回换他严肃下
来:「其实我还有另一件事要跟妳商量。」

  「什么事啊?」我没好气地问。

  「孙老闆发出邀请了,今天跟他和夫人家庭聚会……妳可以吗?」

  「聚餐吗?可以呀。」我直觉上跟上回婚礼……结拜的场合没有什么不同,
就两家人坐下来吃饭而已。

  「真的吗?」

  「不过就吃顿饭,有什么不可以的。」需要这么慎重吗?

  「家庭聚会,重要的是余兴节目……」

  「余兴节目?什么节目啊?」

  「就是……家庭成员的床上游戏。」

  我呆望着小胖,下巴差点没撞到地上。

  「不要告诉我……这也是千江国的习俗。」

  小胖点头道:「一般就是主人间彼此联络,妻子只有配合的分。是很普通很
一般家庭间联络感情的约会。我知道妳那边的习俗可能会让妳不适应,所以就先
跟妳商量一下。」

  「可是你已经答应了?」

  「他是我老闆,我很难拒绝的。」小胖说:「如果妳真的有困难,我就想办
法找藉口……只是,逃得了这次,逃不了下次的。因为妳的不出席,我们得谢罪
得请回去的。」

  「这哪是在跟我商量。这只是在知会我而已嘛!」我快疯了。

  小胖沉默了一下,才说:「真的行不通的话,我可以跟妳离开这里,找个地
方隐姓埋名,就不用理这些世俗的场合了。真正乡下农村,事多人忙,不会有人
在乎有没有家庭聚会联络感情的。」

  「可是孙老闆是你的救命恩人。」

  「是啊。」

  「我不出席会让你颜面尽失。」

  「那又如何?」

  「离开这里……我终究还是会走的。」我很不愿意说这个,我知道他会痛。
现在连我都有点……

  「喔……我几乎忘了这个。」小胖忽然就不洒脱了,不过他随即又眉开眼笑
地说:「那也无妨,那怕多那么一丁点无忧无虑的快活时光也好。」

  我摇头叹道:「你还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哩。」

  「说笑的。我再想想法子好了。」小胖憨憨地摸摸头。

  一想到孙老闆那副脑满肠肥的模样就觉得噁心……

  「多带些『迷淫香』吧。」

  「什么?」

  「如果我在孙老闆面前表现不好,就乾脆迷昏我算了。」

  「可是妳刚才才说千万不要去姦淫被下药的女生……」

  「看情况啦。如果我是自愿的,那就是例外。」我无奈地说。

*****     *****     *****     *****

  我又穿回那晚跟小胖成亲时的装扮:交襟的粉色上衣,红色齐腰裙,和红色
的绣花鞋。此外,还加上一件对襟的薄纱外衫,增添一点性感的讯息。内里则是
红色的丝绸内兜和杏黄色的腿丝。最后加上一双红色的绣花鞋。所不同的是,这
回我有自己的服装,尺寸不会再小一号了。

  单就家庭聚会这件事,无疑是男权至上的产物。女子是被当作交流的货品。
只是因为这里文化制度就是如此,所以大家都不以为意,弄到后来只有我一个人
在大惊小怪,要小胖来迁就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可能要他来迁就我。只
是……唉!我非常需要思想教育,文化再造,把当女僕性奴习以为常……

  一边为自己化妆,一边为晚上的事发愁时,巩馨敲门进来了。

  「我来看看妳打扮得如何?」巩馨道:「妳的头髮短,顺便帮妳看看如何结
辫。晚上的聚会是不需要盘髮的。」

  呃?头髮短……我的头髮披肩,不过在这里的尺度是短的。因为这里不论男
女头髮都是及腰的。我的波浪捲髮可是走在流行的前端,只是在这里会被说成披
头散髮、不伦不类。

  巩馨好像魔术师一样,我的头髮被她编了两条辫子后,忽然就变得服服贴贴
的。她不知用了什么药水,帮我梳理一番后,末端的捲翘竟朝同一个方向内捲起
来,看起来柔顺整齐了许多。

  「看妳愁眉苦脸的模样,是不愿意服侍我家主人吗?」不是巩馨会察言观色
而是我的喜怒常形于色。

  「我真的很不习惯这里……」我老实说:「我才跟主人结拜,就跟妳偷情,
然后现在又要去服侍妳的主人……真的好乱喔!」

  「偷情?这里没人会管女生跟女生在一起怎样啦。」巩馨笑道:「我们平时
服侍主人尽心尽力,女子结伴释放压力,不会有人说话的。」

  原来这里是允许同性恋的……我好奇地追问道:「如果主人找主人呢?」

  「那不一样呀。那是公然的侵门踏户,是要被当众问斩的。」

  「这么严重啊?」我吓了一跳。

  「是啊,妳想想看。主人平时玩我们,现在一个主人去玩另一个主人,那岂
不是把另一个主人当我们在看待?这是大逆不道,天理难容啊!」

  我现在终于明白陶君宝为什么自己不能来救东杰了。可是他只要隐藏的好,
不会有人知道的,不是吗?

  想太远了,还是关心自己吧。我叹了口气:「我知道妳跟我家主人有一腿,
可是这不代表我会喜欢妳家主人呀,我得守住对自家主人的忠贞,不是吗?」

  「喜欢?」巩馨不解道:「妳是去伺候我家主人,这跟喜不喜欢有什么关係
呢?况且,是我们两家的主人彼此同意的,妳不去伺候,才是不忠哩……小美姊
妳不是现在都穿着内兜与腿丝了吗?难道不会随时随地想被招唤吗?」

  「是会想……可是应该只会想被自家主人招唤吧?」

  「呵呵,这也不能怪妳。小胖是名器,难怪妳会看不上其他男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感觉有点鸡同鸭讲:「我是说当初妳会选择孙老闆
做妳的主人是因为爱上他的吧?」

  「是爱他呀。所以他要我服侍谁,我就照做。哎呀!我知道啦,虽然被招唤
去服侍,可是不见得自己会享受到真正想要的……没关係,有我在。寂寞难耐时
可以来找我。我们可以尽情娱乐一些主人招唤不到的东西。」

  我大致理解了,可是能不能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如果妳还是想不开,聚会时我会帮妳的。男人其实很好打发,妳表现得越
无脑,越只想被招唤,他们就会很满足了。」

  唉!就是女僕性奴的意思……

  巩馨叹道:「我一开始跟妳一样,对主人也充满了幻想。现在看开了。这关
係中其实也没别的,就是他供妳吃住,保妳安全;妳供他招唤,听他使唤,如此
而已。想想什么粗活都不用干,也值了。」

  我忽然打算回去以后,去应徵一下什么健身房教练之类的。当武馆教头可能
会吓跑男生,但是女生如果经济不能独立自主,实在太悲哀了。

  东杰,江丞相,快带我回家吧……

*****     *****     *****     *****

  我跟巩馨两人像门神一样地一边一个地站在饭厅门口。小胖和孙老闆一进来
我们便同时挽手下蹲行腰礼:「主人晚上好,一天辛苦了。」这场景我已经不陌
生了,有点像餐厅或店面门口的女服务员说「您好,欢迎光临。」之类的。

  然后等小胖和孙老闆入座后,我便跟巩馨才尾随上桌,乖乖地站到各自主人
的身后。

  「那么,小胖兄,请。」孙老闆等我们站妥后才开口。

  「孙老闆,请。」

  主人们一喊开动,巩馨开始为孙老闆盛饭。我也为恭敬地小胖盛饭。

  「主人请用膳。」巩馨盛完饭后对孙老闆说。

  「主人请用膳。」我也对小胖说。

  「小馨(小美),辛苦了。」他们同时对我们说,才开始动筷子。

  挖靠!不过就吃顿饭而已,干嘛搞得这么累呀?虽然已经是第二次了,我心
底仍是犯嘀咕。

  然后呢,跟上回一模一样。两人都不吃饭,你敬我呀我敬你的,拼命喝酒。
我根本也懒得提起筷子了,就把酒壶拿在手中待命。先等他们把场面话全都交代
完后再说。这边的人很不乾脆,酒杯一点点小,半口都不到。加上酒壶设计的很
难拿捏重心,害我倒酒倒到手痠。

  孙老闆首先表扬小胖把该向布罗坊补齐的货全补齐了,又称讚我帮巩馨照顾
『毓馨酒馆』照顾得很好。巩馨和小胖显然没有把山上和酒馆发生过的事告诉孙
老闆。而小胖则盛讚孙老闆是全天下最好的老闆……

  有够噁心的。

  他们嘴上说些垃圾恭维话,眼睛也没有闲着。小胖一直死盯巩馨的双峰。我
也懒得吃醋了。孙老闆则是……我在桌面以上的部分全被他打量过了。其实孙老
闆就是个典型的生意人,人本身不坏。他的色迷心窍在这里反正是男生的特权。
我除了入境随俗也无他法。我只是纯粹不爽他的模样而已。

  「我有想去开拓西域……」孙老闆若有所思地对着我说:「千江国的丝绸堪
称世上一绝,若能卖到外国去,扬名千里,我或有可能历史留名。」

  你要去西域做生意就去嘛,对着我说做啥?我又不是那边来的……

  不过他后面的几句话,让我对他改观了。他其实很有想法,也有些志气。只
是他的外表太惹人厌了。这样吧,你如果雇我做健身教练,我或许可以帮你改头
换面一下……

  不知不觉中,晚餐吃完了,茶果点心也上了。我要变成女僕性奴的命运时刻
也即将到来。这两个不中用的男人,我可以随便手劈一下就让他们倒下一整晚。
然后跟巩馨无忧无虑地自找乐子去……我该不该这样做呢?

  孙老闆跟小胖两人笨手笨脚地移开饭桌,在地上舖上草蓆和棉垫。孙府是下
丝府城外的第一大户,可是实际面积并不大,总共也只有这一厅室,其他全是厢
房。所以做饭厅、客厅不同用途时,都得挪移家俱。

  不多时,他们腾出的中央空地铺上了四大片的草蓆加棉垫。巩馨则去把周围
的门窗都关上,不让下人进来。然后我们四人都上去了这张超大的“床舖”。

  小时候去乡下找外婆的时候,外婆家的三合院里就有这样的大床舖。我跟附
近的小朋友在上面追逐嬉戏打枕头仗,好不快乐呀!

  「为什么没有枕头呢?」我回忆回忆,便脱口而出。

  小胖、孙老闆,和巩馨同时望向我来。好像我发布了一则非常严重的消息。

  「这未尝不是好主意。」孙老闆率先开口:「拿几个枕头来吧。」

  巩馨于是回房拿了几个枕头过来。我拿到枕头就往小胖砸去,小胖完全不知
闪躲,被枕头打到后愣愣地问:「小美,妳这是在做什么?」

  「就……枕头仗……没打过吗?」我一开口,众人又往我这边看来,好像在
看外星人一样。

  「别闹了,可以吗?」小胖知道我不想服侍孙老闆,只是弱弱地建议着:「
如果妳準备好了,就请妳露出妳的丝腿给老闆欣赏。」

  「知道啦!」等众人都坐在床上后,我心不甘情不愿地拉起裙襬。上床之前
大家已经把鞋子脱了。

  「哇,百闻不如一见。早就一直听小胖夸妳的绝世美腿……喔~~」我一掀
开裙襬,孙老闆的口水就快流了下来。然而我才露出小腿而已,孙老闆忽然就皱
起眉头来。

  「小胖呀,不要告诉我你结拜当晚才看过小美的丝腿。」

  「怎么啦?老闆,您不满意吗?」小胖正準备跟巩馨打情骂俏,听到老闆叫
唤,便马上打住过来关切。

  「这……是你口中的绝美丝腿?」孙老闆指着我小腿上的刀疤,颤抖着说:
「怎么会有这样破坏美感的东西呢?」

  我应该很生气的,翻脸就走人,如果照我的脾气。可是那没由来头的自卑,
立刻将我牢牢垄罩起来。我只是默然呆坐,不发一语。

  「啊……我还没问过哩。这是怎样的过去呢?」小胖捧起我的腿,抚摸着我
的伤疤。他用唇语安慰我,要我别跟孙老闆计较。

  「就是……刀伤。」我连一丝丝想要服侍孙老闆的意愿都没有了。

  「小美,妳有欺瞒小胖吗?」孙老闆仍在咄咄逼人,不过又随即叹道:「这
么漂亮的一双腿,真是可惜了……」

  他这句话,像把利刃,狠狠插在我的胸口。我脑海顿时掠过东杰时不时闪过
懊恼悔恨的模样,到后来我竟害怕露腿而违逆他不肯穿着丝袜裙装,到后来他不
加掩饰地去找丝腿辣妹,到后来我们分手……

  「美妹,我就是跨不过去。人总是有坚持完美的那一点,以便去容忍那些不
怎么坚持的缺陷。如果妳婚后才有这伤,也许我会放弃坚持。可是现在……我就
是跨不过去啊。」有一回他对我这样说。我当耳边风。

  然后他用我拳脚太好,太容易压过男生的烂理由跟我分手。我竟也傻傻地接
受了。我在武馆上班多年,他难道一点想像能力都没有吗?非得亲眼看见……

  东杰,找到绝世无双的完美玉腿了吗?那个她……其他可以容忍的缺陷有比
我多吗?

  「倒是没有。」巩馨忽然插话进来:「小美姊在昏迷时,小胖就有照顾她全
身了,绝对不会不知情的。」

  「小胖,不是我要说你。这样你还……咦?」孙老闆话说到一半和巩馨一起
愣住了。

  小胖从后头紧紧环抱着我,口中不断地重複:「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小美,请妳原谅所有千江国的男人。我完全忘了这件事,因为我根本不在乎……
妳说的对,这家庭聚会本就不该来的。」

  「别这样,让人家看笑话。」我一把推开他。内心是很激动,可是外表却很
冷静。我是很倔强的,当下对孙老闆作揖说:「没有满足到您的要求,扫了您的
兴致,是小美不对。不过小美有很多绝活,如果孙老闆不嫌弃的话……」

  孙老闆正要回话,被巩馨打岔:「等一下,我有个主意。你们等我一下。」
她回房去拿了双白色布靴过来:「还是新的,我都没用着。不过我的尺寸比妳小
一点,可能要把脚趾蜷缩起来才穿得下去。」

  我套上她的白布靴,这双靴子不长不短,仍有半条小腿露在外头,不过刚好
挡过我伤疤所在位置。

  「妙呀!这样一来又赏心悦目起来。谁说不能穿鞋子上床呢!」孙老闆甚是
欢喜:「还是我们家小馨聪明……好了,小美。妳有什么绝活呢?」有够绝的!
只要遮住了就没事,眼不见为净,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可是穿袜子不会更方便吗?……这里有袜子吗?

  「妳可以帮孙老闆口交呀!」小胖在一旁提议着,我白了他一眼。

  「口交是什么?」孙老闆一脸疑惑。

  「就是让小美用口玩你的那个……很舒服的!」

  「啥?你让她玩?……你们之间到底谁是主人呀!」孙老闆更疑惑了。他望
望巩馨,巩馨耸耸肩,摇头笑道:「你们可真是一对很特别的夫妻哩!」

  我和小胖相视而笑。好样的,小胖!竟然把老娘推去帮别的男人口交,的确
是很特殊的一对夫妻……回去以后有你受的!

  看得出孙老闆在做思想斗争,他很想尝试,可是又拉不下当主人的脸。哪有
主人被女人玩弄的?玩弄女人才是王道啊!看着他挣扎的模样,我这下明白为何
这里没有口交这件事了。

  「不如这样吧,我们一起同登仙境如何?」孙老闆建议道:「今天我们就玩
得尽兴……小馨,去把『迷淫香』拿过来吧。」

  「不用麻烦了。我这边有。」小胖阻止巩馨再度起身,从自己的腰带上取下
一个小锦囊。

  「你还随身携带呀!真有你的。」孙老闆不可思议地说。

  小胖只是摸摸头,尴尴尬尬地望着我。

  于是我们一个接着一个,开始吸食『迷淫香』……

  ……  ……

*****     *****     *****     *****

  我觉得很想睡,可是并没有真正的睡着。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摇摇晃晃起
来。草蓆舖成的大床忽然变成在海上漂流的大橡皮艇,载着我们四人载浮载沉,
不知要漂流到哪里去。

  孙老闆不见了,橡皮艇中是有一个胖子没错……居然是陶君宝!

  「君宝,你怎么变成这么胖呀?」我惊讶地说。

  「君宝?西域神女,妳认错人了,我是孙毓书呀!」陶君宝否认道。

  「孙毓书?……不可能!那个死胖子没你帅,他的五官是不差,不过得先瘦
下来再说……不像你,胖成这样,居然还能这么帅……」

  『啪!』的忽然一阵浪花袭来,就把我推倒在陶君宝的怀里。

  「好好好……西域神女,妳说我是陶君宝,我便是陶君宝。」这位胖君宝的
肚皮很像保温枕头般的柔软舒适:「我说西域神女呀,妳可以带我去西域走一趟
吗?我好想把这里的丝绸卖出去……原料上好,可是成品就是做不过上丝府。卖
到国外可能更有赚头。」

  「国外?全天下就千江一国,国外是哪里呀?」忽然有一个人从两块肉球堆
中爬了出来。那肉球顶上还有颗棒球,他转了转棒球,肉球便发出『咯咯』的笑
声。爬出来的那人好眼熟,好像在那里救过我一命……

  他是不是叫小胖?可是比起胖君宝,他一点也不胖哩……他跟陶君宝比起来
就像是癞蛤蟆跟天鹅的关係。可是不知怎么地,我对他的出现隐隐心动着。

  「你如果要去西域做生意,我不会跟的,我要去找莫天问。」忽然那两块肉
球说话了,吓了我一跳。

  「不跟就不跟,谁稀罕呀!」胖君宝赌气道:「我若扬名立万回来,到时候
别哭着回来找我。」

  「最好是。」那两块肉球回呛道:「反正这酒馆老闆娘我也当腻了,你要远
走高飞,分道扬镳,我是求之不得。」

  「枉费我平时如此疼妳!」胖君宝气急败坏地说。

  「你是疼我还是我胸口这两块肉球?」

  眼看他们越吵越烈,我赶紧打圆场:「肉球妹,陶君宝其实就是莫天问。妳
想去找的莫天问就在眼前……只是变得有点胖而已。」

  「别理会她。」胖君宝开始调戏我:「西域神女,早就耳闻妳的一双美腿,
她的肉球只能吸引那些看不到丝腿的无聊男子而已……妳让我看看好吗?」

  「君宝,你不是不喜欢女生的吗?」陶君宝想要上我,我当然很开心。可是
他毕竟是同志,这样的转变有些戏剧化……

  「我怎么会不喜欢女生呢?」胖君宝伸手强拉我的裙子:「我是孙毓书,不
许你叫我陶君宝了。」

  胖君宝好像生气了,我乾脆把裙子脱掉,让他一次看个够:「好啦,毓书乖
乖不要闹喔!」我认真看了一眼,他确实没有君宝帅。好吧,他要做孙毓书我也
没差。

  「哇!真的好美喔!」孙毓书见了我的丝腿大叫起来:「可是为什么穿着靴
子呢?」风浪太大,他声音有些不稳。

  「因为……这里面有个秘密。」我忽然想捉弄他。

  「什么秘密?」他好奇地问。

  「我想要遗忘的事。」

  「妳想要遗忘什么?」

  「是谁的心啊,孤单的留下。他还好吗?我多想爱他。拿永恆的泪,凝固的
一句话,也许可能蒸发。」我轻声地唱。《注一》

  「这是什么意思呀?」孙毓书完全不解。

  「是谁的爱啊,比泪水坚强。轻声呼唤,就让我融化。每一滴雨水,演化成
我翅膀,向着我爱的人,追吧。」那个叫小胖的男人,忽然又从肉球山中爬了出
来,轻轻哼着与我对唱。

  「听不懂啦!」孙毓书嚷着就要过来脱掉我的靴子。我跟他在拉扯之间,他
触碰到好几次我的丝腿。我马上就慾火焚身了。

  「喔……」

  「怎么啦?西域神女……」

  「我好像被招唤了……」我自己去摸丝腿,没想到这个动作也把孙毓书的慾
火给燃了起来。

  喔……孙毓书,陶君宝,谁都好……

  「欸,西域神女。妳们那边女子是可以玩主人的吗?」他忽然好奇的问。

  「看你怎么定义玩啦。」我说:「女生是喜欢被调情啦,可是不是被玩弄。
大部分的女生也许不爱玩弄男人的身体,可是我是例外,嘻。」

  「妳刚才说的口交,是怎么一回事?」

  「我可以做给你看。」我看他越来越不像陶君宝,有点没兴致了。只不过现
在我的“性”趣高亢,谁的小弟弟能硬起来都好。

  于是他把裤子脱了,掏出他的小弟弟来。

  嗯……不怎么起眼哩。他的肚皮太大,大腿太粗,上下一夹,下体的部分被
压缩到快要没有空间了。我勉为其难地去摸了摸他的阳具。

  「喔喔……哈哈……好奇妙的感觉喔!」他马上兴奋地大叫起来。

  超有成就感的!

  「你躺下来,好好享受就行了。」我建议他,他马上乖乖照做了。

  于是我趴跪在他的双腿间,手口并用地爱抚着他的阳具。他的肚皮和大腿的
阻碍实在太大了,我的头很难塞得进去。所幸他以前从未被女生触摸过,自己兴
奋就勃起了。并不需要我太费心力。

  可是我很没劲呀!

  我的屁股翘个半天高,很想被人……

  忽然想起同船上还有另一个叫小胖的男人……

  「老公!」我大喊着。

  在两大半肉球山后头突然伸出一颗头:「娘子,妳找我?」

  「我好没劲喔,你进来一下可以吗?」我对他撒娇,又摇摇我的美尻。

  「非常乐意。」他马上从山后头爬过来,跪到我的正后方。然后他伸出手指
去摸我内兜丁字裤裆的那个凸点。摸到后就没命地压了几下。

  「喔喔……啊啊……啊啊~~」

  我全身颤抖了几下,就感到下面全湿了。

  「我要进来了。」他知会了我一声,便拉开丁字丝结,掰开我的股沟……

  喔喔~~超……硬……的……

  我的阴道瞬间被塞爆。整个人的心灵像是被抽空般地全没了想法。只是呆呆
地期待着他的抽插。

  他一开始抽送,就有源源不断地快感传输过来……

  呵呵,好爽喔!

  「老公……嗯嗯……啊啊……你怎么这么勇猛,我什么都没做,你就如此这
般地粗硬……」

  「老公?……呵呵,娘子啊,妳根本不必做什么,只要丝腿一露,美尻一翘
我就没辙了。」他的力道刚好,因为很粗硬,所以简简单单地,我就销魂了。

  呵呵,来劲了。于是随着他抽插的频率,我开始卖力地为眼前这位大胖兄吞
吐他的肉棒。

  「喔喔~~好像跟真的在做一样……」他爽到不断鬼叫。忽然两块肉球来到
他的面前。我这才发现肉球的主人是一名长得极为标緻的女子。

  「这不公平。妳们三人玩在一起,那我呢?」她抗议着:「我刚才费了好大
的气力取悦妳的主人,他却把幸福都送给了妳……」

  「呵呵……小星星,跟我一起去闯西域吧,有我照顾妳。」孙毓书伸手就去
蹂躏她的半球。

  「刚才已经被揉捏的很多了,现在我要这个。」那名叫小星星的女子推开了
孙毓书的手,一腿跨到他的头上,阴户大开地索求他的吻舔。

  就这样,孙胖子舔吻着小星星,我吞吐着孙胖子,老公在后头抽送着。我们
四人在这橡皮艇上同舟共济……

  「啊啊……啊啊!!~~」忽然小星星就潮吹了。喷得孙胖子满脸都是。

  孙胖子撇头推开小星星,小星星到一旁自慰去了。

  「我要来真的……我快不行了。」孙胖子拔出我的头,对着老公吼叫道。

  「好的,老闆……」那个叫老公的男人便从我体内拔枪出来。我哪肯罢休,
回头就要抓住他的阳具要他重新进来。哪知我一握住他的阴茎,他就射了……

  喷得我满脸都是。

  我好失落地看着他,他只是淡淡地道:「让老闆继续吧。」

  孙胖子叫老闆?我还没细想,就被孙胖子压着跪趴在他前头,然后他就进来
了……

  嗯嗯……喔喔……咦?

  是有一点点感觉啦。只是他的又细又软,跟刚才的落差太大。

  他的肚皮撞击在我的臀部上,感觉得出来他很卖命。为了让他有点自信,我
配合着嗯嗯啊啊地叫床着。

  不一会儿的工夫,他就射了。

  「呼,玩得好开心喔!」他显然很开心。

  我对他莞尔。唉!你们三人都高潮了,我是白来了……虽然堆积的快感还没
散去,但是就我一人未抵仙境……

  说时迟,那时快。小星星就往我身上扑来,然后就一股脑地拼命舔吻着我的
阴户……

  「喔喔……啊啊……啊啊!!~~」

  我在她凌厉的攻势下,很快就被推进仙境之中。

  ……  ……

*****     *****     *****     *****

  我们四人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发呆。

  潮水退去。橡皮艇早已上岸。刚才的混战只有短短数分钟,却搞得人仰马翻
精疲力尽的。

  『迷淫香』确实不能随便服用,刚才还真错觉孙毓书有些俊美呢……嗯?我
心里不再叫他孙老闆而直接叫他的名讳了……

  不过另一方面,我还挺喜欢『迷淫香』的。它没有副作用,也不会昏睡到隔
天。在迷幻的过程中,虽然有很多幻想,最起码妳是掌控自主的,而非完全任人
宰割。

  「所以……我不如妳家主人吗?」孙毓书就躺在我的身旁。

  「你呀……减减肥吧。」我嫣然笑道:「不但能增添几分帅气,在床上的表
现也会好些。」

  「减肥?……是瘦下来的意思吗?」他眨眼问道。

  我点点头:「没别的窍门,就少吃多动而已。你若找不着门道,我可以帮你
的。」

  小胖在我的另一旁笑道:「今天的家庭聚会看是成功了。」

  「是啊,现在是孙梁两家亲了。」巩馨也附和着。

  我们四人不约而同地开怀大笑起来。

  「那……要结束了吗?」孙毓书询问大家。

  「还不行。」我否决道:「难得你们两个卸下主人的面具,我要好好地教训
你们。」

  「小美,别玩过头啊!」小胖很怕我会得罪孙毓书。

  小胖……他在橡皮艇上虽然失去了主人的身分,可是我仍叫他老公……

  「没关係的。」孙毓书心情很好:「好吧,小美。在我们重新戴回主人的面
具前,妳还有什么怨气要发洩的?」

  「这么美好的夜晚,不做这事太可惜了……」

  我脚边勾起一个枕头,用脚夹起送到手边。孙毓书还在对我微笑,我就直接
把枕头往他脸上扔。

  「妳这是……」孙毓书被击坐起,不解地看着我。这边的枕头跟我看的古装
片不一样,不是一小块硬硬的。更像我原本就常睡的鬆鬆软软的现代枕头。即便
如此,我跟孙毓书距离太近,他被我打在脸上,还是有些疼痛。

  「枕头仗。」我宣布道:「大家各自为阵,规则只有一个,就是拿枕头当武
器。一直打到有人投降为止。」

  「唉哟!」我才说完,就看到小胖丢了一个到巩馨的头上。巩馨惊讶地看着
小胖,小胖则对她傻笑:「好像还挺好玩的。」

  现在四个人都坐了起来,战争一触即发……

  很有默契地,四人同时开始抢枕头,互相攻击,一片混乱……

  哈哈,这才叫真正的联络感情嘛……唉哟!谁!小胖,是你吗?!

*****《千江丝影 之七》*****

《注一》月牙湾歌词节选‧飞儿乐团‧二00七年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