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妻之仕途通天】(第五十二章 恐怖的测谎仪)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budalar
2020/05/22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264 字

            第五十二章:恐怖的测谎仪

  驱车到月鸣山下调查组所在,夜幕已降,连绵的山林一片静谧。

  下到地下进入审讯室,我一眼看见正中一台巨大的金属刑架安装在原先铁椅
子的地方,两个白大褂的年轻人正在忙碌。当下浓眉一扬,质问道:「老康,这
是要给我用刑啊?」

  康主任连忙解释:「你误会了,这不是刑具,而是最新型的测谎仪。」再看
一眼,确实一大堆电线连着各式各样传感器贴片。

  见我不解,解释道:「你昨天交待的情况很重要,但只是你的一面之词,难
以核实。军委领导研究后决定,动用这台仪器来帮助确定。不要小看它啊,这是
国防科学院的最新成果,可以直接接收脑电波,通过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翻译解读,
任何小伎俩都瞒不过它!」

  我不置可否,事实上测谎技术并不是可靠的科学,人的神经反应思维模式千
差万别,很难从所谓的心律脉动呼吸以及微表情等判断一个人是否撒谎。但是另
一方面,在实践中测谎仪常常被用来做辅助甄别,这往往取决于审讯者的水平。

  至于这台新式仪器号称能检测脑电波,我倒要见识一下。

  「康主任,」我正容道,「必须声明,正常的询问调查我会配合,但是不得
对我使用不适当的刑讯手段!」

  「哪里哪里,徐大队过虑了。」康主任打个哈哈道,「如果你说的都是实情,
测谎仪不过是个过场而已,不必担心。怎么,徐大队有些心虚了?」

  「我有什么可心虚的!」调查组的要求不能违背,横竖都得上了,「那来吧,
要我怎样配合?」

  张智帆道:「请徐队脱了衣服。」

  我一皱眉头,「不是检测脑电波吗,为什么要脱衣服?」

  康主任道:「脑电波只是其中一项,还要结合其他传感器检测几十项指标,
不贴身影响精确度。」

  无奈我只得一件件脱掉衣服,只剩下一条白色三角内裤,站在测谎仪前,看
着技师将我手臂手腕,脖颈腰肢,大腿根到脚踝用锃亮的金属箍扎紧,然后几十
个冰凉的金属传感器贴片固定在肌肤上,从肩头胸脯,小腹后臀,大腿内外侧贴
得密密麻麻,随即每根手指头脚趾头都加上金属夹子,最后一个沉重的金属碗状
物扣在我头顶,四周合缝,顿感压迫。

  我心里暗吸凉气,这不是刑具是什么?事到如今,四肢躯干已经被牢牢固定,
再想反抗来不及了。索性把心一横,随他怎么整!

  康主任像是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淡去,一旁梁韵和张智帆露出不忍的神
色。

  调查组坐到审讯桌后,气氛立时冷峻。

  「徐薇,你为什么去新斯摩亚?」

  「执行任务,将我方被俘情报人员安全带回国内。」我回答干脆利落。

  「你为什么给阿摩萨将军口交,到底出于什么目的?」跳跃提问,故意就已
经讲清楚的问题反复提问,消磨受审人的耐心,激起怒火,一旦情急表达失误,
就会被抓住深追猛打,步步紧逼,直到心里崩溃。

  我对审讯研究颇深,编写过教材,对这些手段熟悉不过。当下沉着应对,滴
水不漏,心里不断告诫自己,冷静再冷静,对手在等你犯错。

  两个白大褂技术人员在一旁观看显示器,不时点点鼠标,敲击键盘,偶尔低
声交谈似乎在跟远程另一端的专家汇报……

  主审官康主任神色严峻,一个个问题抛出。

  「你主动让阿摩萨捏自己的奶头,是不是处于私心?」

  「在为阿摩萨口交期间,为何自行流出淫水?」

  「你说自己跳海逃生,可是明明有人目睹你被萨摩萨擒拿,为何要演一出苦
肉计?到底想要隐瞒什么?」

  「在新斯摩亚期间,你数次出入总统府与阿摩萨幽会,有人看见你们一同乘
车去郊外的庄园过夜,这你如何解释?」

  「所谓与新斯摩亚的物资清单,你从中私扣鲸吞暴利,还想伙同境外势力侵
吞国家财产,你必须交代赃物赃款藏在何处!」

  饶是我心坚如铁,听到这样颠倒黑白的指控也怒了:「纯属荒谬,恶意捏造,
我抗议!」

  康主任冷冷一笑,「你的脑电波出现剧烈波动,说明我们触及到了你的弱点,
我劝你立刻如实招供,不然,」他顿了顿,对两名技术人员一摆手,「开动仪器!」

  我怒道:「抗议!这不是调查,这是刑讯……啊……」一声惨叫,强烈的电
流突如其来,从左手指尖瞬间击到右脚脚趾。

  嗞……嗞……电流肆虐,从大腿根窜过,整个会阴一紧,外阴剧烈收缩。

  我浑身乱颤,说不出话。

  电流一停,我匀了呼吸,刚要怒喝,啊……啊……又一道强烈电流从右肩窜
到左臀,双乳巨颤,乳尖顿时绷紧。

  我咬牙切齿,双目圆睁,身体痉挛不止。

  呀!电流间隙中,我大吼一声,全身肌肉暴起,手臂大腿迸发出庞大力量,
拉扯得禁锢身体的金属镣铐慢慢撑开。

  康主任大惊喝失色道:「不好,她要挣脱!钉乳针!」

  座椅扶手上禁锢前臂的金属箍拉抻慢慢变成椭圆,合拢处的缝隙越分越大,
眼看就要挣脱出来。手臂肌肉显出分明的轮廓,全身潜力爆发到极致,随着力量
灌入,我上身略略前倾,一对浑圆巨乳爆裂般耸立。

  「快,钉奶头!」康主任颤声大喊,两名黑衣人身形飞快,左右一闪到我身
前,手下一送,又准又快,两根又粗又长的电极钢针从乳头正中钉入,排山倒海
剧痛同时,立刻在乳房内部传来电流。

  嗷——一声嘶嚎,我眼睛瞪得要裂开眼角,绷紧全肉向满弓般弹起,线条优
美充满力量的肌肉被一道道金属带紧紧箍住……

  呀……像突然泄气一般瘫软下来,身子挂在刑椅上……

  啊……电流再次肆虐,身体又弹起来……

  周而复始,我瘫软下来,低垂着头,无力地喘息,汗水从悬垂的发梢淌下,
流在地面汇成一滩,被金属箍带勒紧的地方变得瘀紫渗出了鲜血。

  康主任擦擦头上汗珠,喃喃道:「好在有准备!你们,给她上阴唇夹!」

  汗水湿透的白色三角内裤已经透明,被两剪刀剪开撕下扔到一边。下体一痛,
两片阴唇被夹上金属电极,一根又粗又长的电击阴茎塞进体内,直抵子宫口。

  「你……你们……」我虚弱地说不出话。

  「徐薇,你必须如实回答问题!」康主任恢复了冷峻。

  「我……我的回答全是实情……」我浑身颤抖不停,咬牙拼尽全力保持一丝
清醒。

  啊……啊……电流开始肆虐,任何随机两点间都可构成回路,更恐怖的是几
个关键点同时通电,电流在体内交织成网,肆意凌虐。

  嗞——嗞——嗞——恐怖的电流声像索命的恶魔,我浑身肌肉筋挛,汗水泪
水口水止不住流淌……

  嗞——巨乳振颤,雪白表面青筋暴起,乳头肿胀,不复美丽的形态……

  嗞——阴道内子宫口被电流击得剧烈抽搐,疼到极致……

  饶是如此,我脑中始终残存一丝清明。

  「你为什么去新斯摩亚?」

  「执……执行……任务……」

  「你为阿摩萨口交了几次?」

  「一……一次……」

  「他奸淫你几次?」

  「他……没……没有……奸淫……奸……我……啊……」

  「说说你跟阿摩萨达成的秘密协议?」

  「……没……没有……什么秘密协议……呀……咿……」

  「你为什么给阿摩萨口交?」

  ……

  「因为……因为……啊……」我眼神涣散,脑子无法思考。

  「你给阿摩萨舔鸡巴的时候,又没有想过国家的尊严?」

  「……啊……不是……我……策略……啊……」

  「哼,她承认了背叛祖国,记下来。」

  「……没有……啊……」我声嘶力竭,却说不出完整的话。

  「对于叛国者,一切手段都是正当的!上紧箍头罩!」

  我嘴唇哆嗦,不知什么厄运降临。

  突然间,金属头罩下缘一紧,收缩箍进额头,接着似有无数钢针刺进头骨,
带着电流在头皮下肆意流窜。

  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我眼睛一翻,像被吊出水面的鱼,张着嘴却悄无声息。

  浑身肌肉暴起,一道道金属带勒出深深的血痕。

  双乳涨大的可怕,表面青筋毕现,插着钢针的乳头红得滴血。

  小便早已失禁,尿液顺着健美的大腿内侧流了一地。

  呼——

  电流停了好久,硬邦邦直挺挺的身体突然被抽调了骨骼般失去了支撑,完全
瘫软下来,身体依然被金属箍束缚在刑架上。

  我泪流满面,浑身抖个不停。

  「你跟阿摩萨达成的协议是什么?」

  「……没……有……协……议……」

  「协议在哪里?」

  我痛苦地摇头。

  「加刑!」康主任冷冷地吩咐道。

  「不要啊……啊……」再次被抛上痛苦的巅峰,头裂欲爆,痛不欲生。

  周而复始,无休无止,像一叶小舟被抛进狂暴的风浪,被扔向浪尖,随即被
狠狠砸到谷底,下一刻就要被撕成碎片。

  脑海里一片凌乱,一幅幅匪夷所思的画面碎片像电影胶片般快速闪过:

  ……我跟阿摩萨将军打情骂俏……

  ……我故意被俘跟阿摩萨密室幽会……

  ……我克扣物资藏入自己金库……

  「不……都……不是真……的……」我嘶喊着,拼尽全力,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潮水慢慢退去,我茫然无知,无力的瘫在刑架上,头低
垂在胸前,汗水顺着发梢滴落。

  「徐大队,徐薇!」有人在呼唤,拍打我的脸。

  「主任,她好像不行了!」

  有人抬起我的头,翻开眼皮,一道强光刺得瞳孔收缩。

  「不要紧,她只是暂时昏过去。」

  一个声音凑近耳边道:「徐薇同志,你经受住了压力测试,我们的专家将会
评估测试结果。我已经通知了你的秘书,她正在赶来的路上,一会儿回家休息吧。」

  我无力低垂着头,话音像在天边回旋,听不太真切,脑子里还有残余电流,
无法做出反应,只觉得世界好像突然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叫:「老大!」

  我茫然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影模糊重叠,「你是……夏……夏……?」

  那声音带着哭腔,「老大,你别吓我啊!我是夏小青啊,你的秘书啊老大!」

  我勉强一笑,「我认识你!」随即闭上眼睛,还是止不住颤抖。

  感觉到从刑架上下来,随即趴到一个纤细的背上,那身子一沉,险些一起摔
倒。

  那个纤细的身形终于站起来,拖着我一步步走出,贴紧那背部的胸腹间一片
温暖。

  「我送你回家。」声音不大却有一股坚定的力量。

  上了车,我神志恢复一点,看着一边抹眼泪一边握紧方向盘的夏小青,虚弱
道:「去市里!听话!」头脑一片混乱中,似乎有个意识,今天有重要工作不可
缺席。

  夏小青咬咬嘴唇打转方向,驶向市委。

  路上我的精力恢复了少许,勉强可以自己行走,小青却非要搀扶,现在抗不
过她,就让她扶着吧。时间还早不到上班时间,不然要被围观了。

  进了办公室,我陷进椅子里,双目紧闭,面如白纸,两手紧紧抓住扶手。

  小青走到身边,轻声道:「老大,喝口热水。」

  我摇摇头,不想吃也不想喝,身上好像还有电流在流窜,不由自主地颤动停
不下来。腮帮子咬得紧紧的,脑子里昏乱一团。

  恍惚间,听到小青跟人说:「……咱们老大被人害了!」

  一片惊呼,熟悉的声音,好像是她手下那几个年轻秘书。

  「从来没见过老大这么惨!早上调查组通知我去接老大,一到那里才看见老
大绑在刑架上受了整整一夜电刑,我进去的时候她脑袋都被铁箍勒出了血,奶子
里还插着电极钢针,可粗了,像以前在农村兽医给牛打针的,阴道里捅进电极棒,
连两片阴唇都被夹了电极。老大肯定被电得失禁了,说不定还被电得性高潮,腿
上和地下全是水,湿漉漉粘糊糊的。」

  「啊,太惨了!」

  「帮帮咱们老大!」

  「嗯!夏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听小枫哥说过,老大受了伤,揉她的奶子和下阴,刺激性敏感地带会帮
她尽快恢复。王阳,郭凌奇你们两个负责给老大揉奶,曲艳妮你有经验,摸老大
的下体,主要是阴唇阴核阴蒂,越刺激越好。」

  我想说不要啊,口中只是发出几个断续的呻吟。

  闭着眼睛,胸部被两双手覆盖揉动,另一只小手探进两腿之间上下摩搓阴部。

  「不行,这样刺激不够,脱了老大的衣服,刘坤你去把门关了,别让人进来。」

  嗯……呐……我眉头紧锁,乳房被揉得渐渐发热,下体会阴处传来阵阵骚麻。

  「老大的奶子涨得好大,硬邦邦像石头。」

  「下面也是,两片阴唇充血涨得红彤彤的都鼓起来了。」

  「不对劲,让老大尽快泄身,不然这样会有危险!」小青充满担忧,静默片
刻稍稍提高声音动员道,「你们几个男的,平时老大怎么对你们的,现在是你们
表现的时候了。」

  「没说的,为老大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年纪最大,我先来!」

  一团热乎乎的东西顶在下面穴口,调整几下对准,接着感到一条肉棒插进体
内,抽插几次迅速勃起变硬,随即加快了进出幅度,大力撞击发出啪啪啪的皮肉
声。

  「太紧了……不行了……我顶不住了……嗷……」

  换了一根肉棒进来,很快也缴了枪。

  「情况不妙啊。」小青的声音忧心忡忡,「平时不这样,听小枫哥说过,咱
们老大下体是罕见名器,任何男人都可以得到最大满足,不会强迫射精,看来老
大真的有麻烦了。」

  体内几道焦躁骚动无规律乱窜,难受啊,我咬着牙,慢慢调整呼吸,尽力重
新控制身体。几道炙热精液射进来,带来少许能量,躁火稍稍平息一些。

  我缓缓睁开眼睛,面前正在耸动下体的年轻秘书吓了一条,顿时满面通红尴
尬之极:「老大,书记,您醒了?」

  我轻轻嗯了一声,「谢谢,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不辛苦,倒是老大您受苦了!」一边说一边退出来,还用手抖了抖。

  夏小青见状吩咐大家道:「都回去工作吧,不准议论,听到没有,不然饶不
了你们!」

  「放心吧,夏处,我们知道该怎么做!」这些秘书都是精心挑选的,信得过。

  他们出去后,夏小青扶我清洗一番,换上干净衣服。办公室里准备不多,只
有一条白色紧身直筒裤,上身蓝色真丝衬衣。

  淡淡补了妆,抹了口红,脸上有了血色,润润的看起来有了一些生气。

  「走吧,时间不多了!」

  「老大,还要去啊?」夏小青不情愿,「你的状态好让人担心。」

  我对她笑笑,「好多了。马上要开的这个会很重要,月海明年五月建市两千
年,庆典筹委会今天成立,我这个市委书记不去哪行?」

  「可是你……」小青指指我的胸,一脸无奈。

  我叹口气,没有办法,长时间的电刑摧残很大,还没有完全恢复,身体状态
很虚弱,可同时某些部位处于莫名的亢奋状态,尤其是胸脯鼓胀地像两个小西瓜
挂在胸前,奶头比平时大了几倍,硬邦邦地顶起紧绷的蓝色真丝衬衣,怎么按都
下不去。下体更是夸张,两片阴唇充血勃起,向外翻出来,白色紧身裤面料轻薄
弹性良好,裆部正中可以看到明显的凸起轮廓和中间细缝。

  唉,实在不雅,可是时间紧迫来不及回家换短裙了。好在大家对我的作风并
不陌生,也许在好多人眼里,我这样的装扮正好给月海这座千年古城赋予新的注
解。

  小青驾车,我抓紧时间闭目养神。庆典筹委会成立大会由市长李重光主持,
到场的除了我市个部门主要负责领导,还有社会名流,专家学者,工商企业领袖,
济济一堂。

  会上通过了筹委会章程,李重光市长宣读了筹委会委员名单,由他亲任筹委
会组长,统筹整个庆典工作。

  接下来,我作为庆典委员会名誉主席上台发表讲话。

  「尊敬的女士先生们,各位来宾大家好!」深深呼吸,我健步走上主席台,
面对着台下上百名与会嘉宾,神采飞扬,饱含激情,「四万年前的出土遗迹表明,
这片土地很早就出现了人类活动的迹象。两万年前左右,这片土地出现了伟大的
月灵古国,创造了灿烂的月灵文明,是这片东方大陆最早出现陶器,青铜黄金冶
炼,畜牧和早期农业的地方,是整个中原文明的源头之一。两千年前中原朝廷派
了首位行政官员来到这里,建立最早的政府机构,从此月海出现在历史的长河里。」

  「……时光进入二十一世纪,月海将继续领导时代潮流,开创历史,引领华
夏文明进入更为深邃浩瀚的新纪元。」

  我心潮澎湃,豪情万丈,眼前壮丽瑰丽的时空画卷缓缓打开,从远古到现今
再到未来,在这这个承上启下时刻,我牢牢把握历史趋势,引领潮流浩浩前行……

  台下听众受到感染,满怀激动。

  我面含微笑,豪情四溢,壮怀激烈。

  突然,似乎听众的眼神有些奇怪,个个瞪大了眼睛盯着我。暗自不解中,眼
神扫过不远处的夏小青,只见她满面焦急,手指不停对我暗示什么。

  我心念一动,不动声色往下扫视,一看之下顿时心中大叫一声:「糟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失禁了!大量尿液浸透了前裆,白色紧身裤大腿内侧全都湿透,
整个三角区变得近乎透明,勃起的外阴和深邃的肉缝完全浮凸在轻薄透明的白色
布料上,纤毫毕现。

  我强自镇定心神,保持神态自若,继续饱含激情,热情洋溢发表讲话:「…
…我在此代表五百万月海人民感谢大家,我们将一起见证这个古老美丽的城市焕
发出新的风采,谢谢大家!」

  我深深鞠躬,安静几秒钟会场里爆出热烈的掌声,再次深深鞠躬,起身稳步
走下主席台。

  下到后台,一直提着的那口气泄了,身子顿时一软,险些跌倒,夏小青抢过
一步,费力地扶着我。

  不知会议什么时候结束的,回到市委没多久,接到市委办公室通知,宫白云
副书记召开紧急常委会。

  会议室里,常委们到齐。宫副书记作为发起人作了主位,其余常委依次就座。

  「今天这件事大家怎么看?」宫副书记首先发问,神态严肃,目光炯炯。

  我心情沉重说道:「今天我行为失态,是我的错,我负全部责任。」

  宫副书记一摆手,「先听听其他同志的意见。」

  其他常委面面相觑,李重光市长打破沉默道:「我认为责任不在徐薇同志。
军方的机密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知道徐薇同志昨夜遭到了长达十个小时的电
刑折磨,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在这种情况下,她依然坚持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
实在难能可贵,不应为小小的失态就付责任。」

  「重光同志的看法简单化啊,我们了解徐薇同志失态的原因,可是出席会议
的其他人事不知道啊,除了我们政府干部,还有很多社会各界的人士嘛,难道我
们去一一解释吗?」

  闻镇海副市长发言道:「关月同志说的有理,这是一次严重的政治事故!今
天大家都注意到,徐薇同志一开始的状态就不对,两个奶子不知怎么搞得那么大,
衣服都要撑爆了,还有两颗奶头又大又硬,顶着衣服,与会同志都看在眼里,影
响很不好。还有徐薇同志的肉逼也鼓起来了,隔着白色紧身裤看的清清楚楚。更
不要说后来在大会讲话中当众尿湿了裤子,那个肉逼好像浮出来一样,就像那个
什么,鲍鱼!想不看都不行。你们说说这成何体统?」

  宫副书记面色一沉斥道:「镇海同志,注意你的用词!」

  我再次发言道歉:「遭受电刑是事实,我的身体受到了一些影响,乳房鼓胀
乳头发硬和外阴勃起凸出是电刑后的残余效用,后来小便失禁我自己完全没有感
觉。必须承认事出有因并不是我行为失态的借口,我承认这是一次政治事故,而
我负全部责任。」

  宫副书记面无表情,缓缓道:「我认为我们市委应该用一个声音说话,这不
是哪个人的责任,是我们整个月海市委市政府的责任。而根源在于军方不负责任
的调查,在没有实证根据的情况下对我市主要领导干部进行不合规的调查行径所
致。因此,我将以月海市委市政府的名义向军方提出严肃抗议,要求他们作出解
释。」

  我心头一热,心里默默叫声宫大姐。

  专职副书记定了调,其余常委纷纷附和。

  「谢谢大家的理解,谢谢大家的支持!」我表明态度,「就本次事故,我本
人也将向军方领导提出抗议,在调查活动中,对我使用了超出常规的酷刑,由此
造成严重的政治后果,除我本人之外,必须有人负责。」

  常委会后,我整理书面报告,正式向军委领导提出抗诉。

  吴司令得知情况后,极为愤怒,亲自与军委高级领导通话,痛斥对我的无理
调查。

  地方政府和地方军区的双重压力下,军委高层做出了妥协。

  下午,祈参谋长打来电话慰问,并告知了处理结果。「调查决定是轻率的,
调查方式是不适宜的,徐薇你为国立了大功,理应受到嘉奖,而不是接受什么调
查。」

  他顿了顿,似乎难以启齿,「对你违规用刑的调查报告出来了,是个别研究
员在设备还没有完成测试的情况下,急于邀功,隐瞒了设备尚未通过验收的重要
事实,违规对你使用不成熟的测谎仪器。而且在使用中,传感器发生意外漏电造
成你的额外痛苦。军委会同国防科学院做了联合调查,同意决定处理结果,涉事
研究员已经被解除职位,强制勒令退伍,送回地方。」

  闻此我惟有苦笑。

  「老康请我向你传话,他很抱歉,今晚在临海听风阁订了席,当面向你赔罪。」

  「算了,我不怪他。」我淡淡道,面对的是一张看不见的网,说不清道不明
的势力利益交错,让你无从着力,康主任只是他们派出来的执行人,迫得急了大
不了抛出了事。

  电话里祈参谋长默然不语,好一会儿道:「公道自在人心!」

  放下电话,我静坐了一会儿,心神渐渐开朗。

  人行天地间,凭的是心中的正义,我心无愧,一切随他去。

  步到白云副书记的办公室,她的秘书忙站起来要通报,我对他做个不必的动
作,敲敲门,听见一声:「进来!」

  「徐书记,你怎么来了?」一见我白云连忙站起来,从办公桌后走来,「怎
么不休息,有什么事让秘书们通知一声嘛!」

  「我没事了,就想走动走动看看你。」我笑笑坐下,看着她真诚道,「谢谢
了,宫大姐。」

  宫大姐拉着我的手,满眼怜惜道:「你呀什么事都自己扛着!受了那么大罪
还一心想着自己的责任!眼里还有没有我和其他常委?」这一刻眼前的宫白云不
像市委副书记,倒像是一位护着自己妹妹的暖心大姐。

  我歉然道:「确实很内疚,我在大庭广众面前失禁,全市电视观众都看到了,
对咱们市委市政府的形象造成了很坏影响,我……真的很对不起,必须道歉。」

  白云书记一笑道:「谁不知道我们的美女书记是什么样的女人啊?当众尿裤
子这种事也不会让大家的印象加坏,反正大家都知道你的作风。喜欢你的人呢会
认为很性感,不喜欢你的人呢,也不过多一件淫行而已。」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放松下来,当下往她身上挤挤,笑吟吟道:「白云姐,
你说我当时是不是样子很丢人?」

  白云白我一眼,笑道:「那还用说?不知道你的奶子怎么长的,把衣服都要
撑破了,还有两颗大奶头,直仆仆挺着,多难看!」

  我连连叫屈:「都是过电过的,我平时奶头可秀气了。」

  「还有你那下面,别看闻镇海话糙,说得还真形象,那个什么……鲍鱼,哈
哈。」

  我红透了脸,「别说了,我自己看着都丢人,那里被插了电极,电得我里面
一直抽搐,肿得那么大,还控制不住尿门尿了都不知道。」

  白云目光下移,看看我下腹部,「现在好些了吗?」

  我逗趣道:「不行了白云姐,我要尿了要尿了!」

  白云笑着在我肩上拍一下:「你这骚蹄子,去,要发浪找你的老公去,不对,
几号老公啊?」

  我嬉笑道:「老公就两个,情人五六个,性伙伴数不清,嗯对,还有不少强
奸犯,算不算啊?」

  白云听得面红耳赤,笑啐道:「真不愧人称超级淫妇啊!」

  我眼睛一亮,「真的?我不是超级女英雄吗?」

  「去!超级淫荡女英雄!」

  我们一起哈哈哈。

  调查组撤销了,那个什么酒会我不感兴趣,无非是什么罚酒三杯的闹剧。我
提前了一个小时下班,回到家里,王动已经在等我了。

  「老公!」刚叫了一声,心里的委屈酸楚顿时涌上来,紧紧抱着他,呜呜呜,
一把把眼泪打湿了王动的肩头。

  王动轻轻拍我的后背,柔声安慰道:「我都知道了,好样的,我老婆最棒!
小夏都告诉我了。」夏小青担心我有什么意外,早上就给王动通话汇报了。

  哭完了,心里痛快不少,默默眼泪抬起头,王动肩头稀哩呼噜一大堆,眼泪
鼻涕口水糊了一片,我不好意思笑笑:「老公,脱下来我给你洗。」

  「没事,身子还难受吗?」

  我低垂眼帘,轻轻哼一声:「嗯。」

  王动拦腰一把把我抱起来,抱进卧室放在大床上,脱掉裤子,一俯身趴到我
两腿之间,粗厚的舌头上下舔阴道口。

  啊……

  我左右甩着脑袋,大片乌黑亮丽的秀发铺洒在床上,下体敏感出传来一阵阵
麻痒,伴随着股股热气喷涌进入阴道最深处。

  啊……老公……啊……呐……动哥哥……亲亲……哥哥……啊……深……深
点儿……

  一股热流从阴部升起,慢慢汇集,庞大浩然的能量洪流在盘旋,缓缓上升,
洗涤身体杂乱的躁动,所到之处一片暖洋洋,生机勃勃。

  下身早已湿漉不堪,大股的阴精喷涌而出,王动尽数吞进嘴里,一点不肯浪
费。

  什么时候王欢和卓慧回来都不知道,只听到王动道:「你们回来的正好,快
帮你嫂子疗伤!」

  与王动的能量特质蓬勃浩然润物无声不同,王欢的能量猛烈充沛,强烈地冲
击驱散藏在肺腑深处的残余乱流。

  最后卓慧的小嘴吻上我的阴户,一股清凉气流在四肢百骸循环往复,好不惬
意。

  王动王欢坐在两边,一人拿住一只乳房揉弄,我半眯着眼睛,舒服地哼哼唧
唧,一动不想动。

  王欢抱起我的头放在他大腿上,满眼痛惜道:「嫂子受了大罪,刚才舔阴的
时候还能感到残余电流在嫂子身体里祸害,难怪尿裤子上都不知道!」

  我头枕着粗壮结实的大腿,头一歪靠着根部,顿感一根粗硬炙热的棒状物戳
到脸上。

  卓慧舔着阴户,抬起头道:「嫂子受了一夜电刑,不泄个十来次恢复不了,
动哥,欢,今天得把嫂子操够了。」

  我一听顿时欢喜,眉花眼笑道:「那你先给我们做饭,吃饱了才有气力。」
此时不提要求还等什么时候。

  「行!」卓慧爽快答应,「嫂子,一会儿我要吃咪咪!」

  前半夜我气力不济,被翻过来翻过去地抽插,到了后半夜我已经恢复过来,
开始主动求欢,拉过一条肉棒就吃进嘴里吞咽,沽滋沽滋汁水四溢。一个奶头被
卓慧叼在嘴里,另一个被王动指间夹着搓弄。肉棒在阴户里进进出出,泛起白浆
乱流。

  天快亮时,终于昏昏睡去,四具肉体在大床上凌乱,雪白的大腿胡乱伸展,
不知搭在谁的胸口,一只脚丫杵到脸上,我迷迷糊糊不满地嘟囔一声,一张嘴把
大脚趾含进嘴里吸吮。

  这一觉足足睡到中午,醒来的时候床上空无一人,只留下我一人懵懂了半天,
才大叫一声,糟了,睡过头了!

  到了办公室的时候,夏小青痴呆呆地看着我。

  我一笑:「怎么,不认识你老大啦?」

  「不是,老大,你变化太大了,昨天奄奄一息,今天就恢复艳光四射!」

  我在她小翘臀上敲了一记,笑啧道:「怎么说话呢?谁奄奄一息了,那叫女
英雄受难!」

******待续******

早年有个网站叫女英雄受难,里面收录了很多好作品,还记得其中最喜欢的是一个叫006的作者,是女英雄受难故事的大家,王囊香,周秀英,贞德好像还有唐赛儿,重口味的描写对我影响很大,可惜后来再也看不到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