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颖的异世界淫魔之旅】(05)为父报仇却本事不足的屑女骑士【作者:诸星团】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诸星团
字数:11600

         5、为父报仇却本事不足的屑女骑士

  不过弗兰迪的圣骑士战友以及他的家人并不知道,实际上弗兰迪并没有死,
不过也是离死不远了——现在他面容憔悴,看起来更加衰老了,肌肤暗黄,原本
强壮的肌肉,也差不多不见了踪影。经历了近三天两夜被淫魔们的压榨后,他差
不多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切,记得这个男人,当初被我们抓到的时候还很不错呢,结果现在比那个
富家公子。好不了多少。」

  「要怪就怪嘉颖这个色胚子,我们都不打算继续做了,她还要和这个男人继
续做爱。」

  「不过,我们也应该要离开这里了,毕竟魔法阵结界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那么,这个圣骑士,打算怎么处理?」

  「很简单,就让我来送他最后一程吧。」

  潇潇身上穿着连体黑丝,不过在裆部位置特意开了个大洞,直接把自己的白
虎蜜穴凑到了外表上跟个80多岁老头没什么区别的弗兰迪脸上。虽然说现在的弗
兰迪面容枯槁,身体在被这四名魅魔车轮战一样的性爱攻势下,基本上没有了什
么力气,不过那胯下之物,还是随着潇潇蜜穴里富含媚药的甘美淫液流入他口中
后,而勃起了。虽然说不如最开始时候的那么粗大了,不过还是相当于正常男人
的尺寸大小,在潇潇看来,它的大小上,刚好足够了。

  「看样子,顶多能再经历一次性爱,你估计就要去英灵殿了呢,真是可悲。」
在与他亲吻后,潇潇摸了摸他干瘪的身体,然后把自己的鸡巴对着他的鸡巴就坐
了下去,伴随着她激烈的抽送,弗兰迪的嗓子里,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来,给
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名濒死的老人所发出的呻吟声那样。不过这不影响潇潇的继续
活动身体,来榨取他最后的精液。她的蜜穴收紧了,同时分泌出大量的淫水作为
润滑,这直接让弗兰迪忽然精神了起来,不过谁都清楚,这不过是他的回光返照
而已。

  「好哥哥,你的鸡巴,干的人家蜜穴,好舒服啊。」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
看着弗兰迪痴态的潇潇,已经流露出了玩味的微笑来。虽然说他是连话都说不出
来了,不过不影响他用自己还有最后一点力量的鸡巴,在潇潇的销魂宝洞里做着
一进一出的动作。和以往相比,这次弗兰迪是足足做了快半小时,才在身体的抽
搐下,射出了最后的一点稀薄的精液,可以看出,他最后一发精液,淡的就像是
穷人家的大麦汤一样。

  而在潇潇满意的把他鸡巴从自己身体里拔出来后,忽然弗兰迪猛烈的咳嗽了
起来,紧接着,一股暗红色的血液直接从他的鸡巴里喷了出来。同时,弗兰迪的
身体在挣扎了几下后,就再也不动了。看到这一场面的潇潇,似乎无动于衷——
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因精尽人亡而死的人这个样子了。而其他的淫魔,包括嘉颖
在内,无不大惊失色,毕竟她们可是亲眼看到一名孔武有力的中年人是如何变成
现在这具干瘪尸体的过程。

  「当淫魔,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还记得那个富家公子吗?如果姐姐我当
时再狠狠心,估计在包养我们的最后一天,他就已经一命呜呼了。」潇潇对于这
个男人的死,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悲伤情绪来。「不过,接下来让你好好的在这里
长眠吧,希望你下辈子,能做一个淫魔,当我们的姐妹。这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说完,潇潇示意嘉颖等人一起过来,对着这可怜的圣骑士遗体身上撒尿。

  看着这具干瘪的,浑身散发着尿骚味的尸体,潇潇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伴
随着她手指一点,一道粉红色的火焰直接打在这具尸体上,然后开始燃烧,最后
把这具尸体,烧成了一堆不成样子的骨灰。「这个是,淫魔之焰。」看到其他淫
魔姐妹惊讶的表情后,潇潇介绍起了这火焰来。同时示意萝拉与戴安娜,把那把
圣骑士的剑拿过来。

  「主人,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把它淬上了淫魔的印记,抹掉了那圣骑士的神
圣印记。」

  「那就好,这样,我就有属于自己的武器了。」在把玩一会后,潇潇收起了
这把剑,然后示意其他人跟着自己离开这个地方。虽然说破落的荒村很好隐藏,
不过潇潇的目的地是找到淫魔教会里魔纹织者所在的分舵。当然,在出去之前,
她们纷纷变成了人类女子的模样,同时服装也从色情服饰变成了普通的村姑打扮,
以避免被怀疑。

  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在离开这个村庄没多久,已经被一队在这附近地带训练
的骑士们所发现了。他们是王国军队的见习骑士,按照惯例,他们会接受两年的
训练与考核,通过了考核,且在自身财力足够的情况下,才可以当一名正式的骑
士。因此这导致淘汰率达到了70% 左右的程度——许多见习骑士直接就被个人家
庭财力这个门槛所拒之门外。

  「莫高村,明明已经废弃了很长时间,怎么还有人出来?」

  「是不是旅行者,或者冒险者啊,旅行者与冒险者出于省钱的考虑,也会考
虑在荒村啥的地方住一晚上。」

  「你见过,四名村姑模样的旅行者,或者冒险者?」

  「咦?那个亚麻色头发的,竟然还,还拿着一把剑?!」

  「有意思,哪有什么村姑拿着剑的,是不是什么敌国的间谍。我们过去看看
吧。」

  「好主意。」

  就这样,这支十多人的见习骑士们纷纷纵马过去,以拦截那可疑的四名村姑
模样的女子。在她们当中,一名栗色长发,且有姣好脸蛋与身材的女骑士分外引
人瞩目,作为见习骑士训练营里为数不多的女性骑士,她经常得到男性骑士们在
生活等方面的特别照顾。她的名字是佩琳娜。艾斯丁,身为家里的长女,在家境
不那么富裕的情况下,除了从事那些为数不多的适合女性的工作,嫁人为妇等选
择外,就是比较偏门的参军入伍这种选择。一般来说,除非是家里穷的揭不开锅,
无力置办嫁妆的情况外,因为其他原因而去当女骑士的女子并不多。

  不过佩琳娜是个例外,她出身是军人世家,从小就和一群男孩子摸爬滚打,
练出一身好体力。不过她现在骑士皮甲上的黑纱,则说明了她的家庭刚发生一场
不好的变故——她的父亲,在芙蕾雅圣教的圣骑士团里当圣骑士的弗兰迪。艾斯
丁在前几天一次追击淫魔的行动中失踪,后续被骑士团认定为已经殉职。在经历
了父亲葬礼上的悲痛后,她能做的只有在平时的训练,比武过程中努力的锤炼自
己的本事,同时在葬礼上她发了一个毒誓,那就是有朝一日自己也要成为一名圣
骑士,把那些可恶的淫魔统统清理干净。

  「站住!」

  「不要跑,接受我们的检查!」

  虽然说这群见习骑士们都穿着棕色的皮甲,骑的也是没有任何防护的战马,
武器上只有普通的剑与盾,不过这不影响他们对于这四名可疑女子的追击。对于
他们来说,如果这四名女子是什么间谍,他们可以一共得到1200兹尼的奖励,以
及骑士大会上的表扬。如果是什么被通缉的逃犯啥的,那就会得到更多奖励。没
多久,他们就离这四名女子只有几十米远的地方了,看起来,只需要加快速度,
就能追上她们并顺利的擒获。

  「姐姐,我们怎么办?」

  「直接变成淫魔,与他们拼了!」

  「不,我们现在先用淫魔的法术,加快跑的速度,到时候等他们累了,再顺
势反击也不迟。」

  「有理。」

  就这样,她们调动体内的淫魔法力,在自己外貌不变的情况下,加快了行走
的速度。这直接把她们身后紧追不舍的骑士们看呆了。因为他们没有遇到过在带
着行李的情况下还能走的如此之快的人,更不用说她们还是一群村姑。

  「她们莫非是黑魔法教徒,竟然能忽然加快跑的速度。」

  「黑魔法教徒?看样子也是本事没多少的那种,我们无需惧怕。不要忘记,
教会对黑魔法教徒的通缉可是800 兹尼一个人的哦。」带头的骑士似乎得到了巨
额赏金的刺激,他拍马直接追着她们而去。身后的其他骑士见状,也顺势拍马紧
追,毕竟谁也不想让带头的那个人吃独食。

  不知不觉中,他们就被那四名神秘女子诱引着,来到了一处河边的荒草滩。
这里到处都是松软的泥沙,快到人那么高的野草与芦苇丛。再环顾四周,哪里有
什么四名女子的影子。看到这里,顿感不妙的骑士们准备纵马离开这里,不过发
现,他们骑的马马腿深陷淤泥里,怎么也出不去。

  「可恶,到处都是泥滩,马走不了了!」

  「那,只能牵着马出去了。」

  「不过我们回去后,被队长发现这样子,不得以为我们又去哪里玩了,那样
的话又要挨骂了。」

  「放心,我们到时候说追击黑魔法教徒,结果差点中计,幸而不死就是了。
队长也不会说我们什么。」

  下了马的骑士们只得脚踏及膝的淤泥与泥沙,牵着马,艰难的离开这个地方。
现在的他们如果遭遇什么袭击,那么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忽然,一阵浓
烟飘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一阵热浪从身后袭来,直接吓得他们回头一看,只见
芦苇丛竟然着火了。而且由于是深秋因素,枯黄的芦苇与野草正好变成了很合适
的引火物。

  「不好啦,芦苇丛着火啦!」

  「我们快跑!」

  虽然说比较慌张,不过他们还是牵着各自的马从这个危险之地尽快离开,马
是骑士的第二条命,更不用说他们这些见习骑士了。要是他们牵着的马匹有什么
伤亡,来自骑士团的惩罚就足可以让他们大半年都别想得到军饷了。不过很显然,
火势蔓延的速度实在是快,很快,一名体力不支的骑士直接跌倒在地,他牵着的
马也想奋力的离开这深深的淤泥与泥沙,不过很显然并没有什么用。在身后同伴
的呼喊声里,他与他的马一起被熊熊烈火所吞没,可以看到,在烈火中有一个身
影,在挣扎了几下后,就颓然倒在了地上。

  「勒夫尔死了!」

  「我们先尽快逃吧,火太大了。」

  「佩琳娜,你先走,我们掩护你!」

  「可是,你们……」

  「没那么多可是了,骑士礼仪就是女性是受尊敬的,是需要其他人拼死保护
的。我们不能让你牺牲在这里!」

  骑士们拿着剑在这荒草与芦苇丛里拼命地开出一条路,并牵着马,以尽快离
开这个死亡之地。不过很显然,烈焰蔓延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扑面而来的滚滚浓
烟夹杂着炽热的热浪,再一次熏倒了几名骑士。不过他们的同伴能做的只有眼睁
睁的看着他们与自己的马一起被浓烟与火焰所吞噬。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脏兮兮的佩琳娜与队伍带头人,福克纳拿着剑,牵着
马,从即将被烈焰吞没的荒草丛和芦苇丛里出来。对于他们来说,自己也没有想
到,会出了这样的糟糕事情。就算是回去了,也不好交差,毕竟一下子死了十二
名同伴与十二匹马,这对于平日里无任何作战行动的见习骑士团来说,实在是一
个惨重的损失。「那么,我们怎么办,回去见团长吗?」

  「依我看,莫不如直接离开这里,再找个佣兵团做事也可以。」

  「笨蛋,佣兵团会要我们这种见习菜鸟?而且王国军队可是严打骑士和士兵
私自开小差去投奔佣兵的行为。要是被王国军队抓住了,轻则被监禁十多年,重
则掉脑袋。」

  「那么,我们还是回去找团长吗?」

  「没错的,与其汇报真实情况,或许团长还能网开一面,从轻处罚我们。这
也比私自开小差要好的多。我们休息一下吧。」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火势开始减弱,且差不多被烧成一片白地的荒草滩
和芦苇丛,毕竟十二名同伴与他们的战马,一起被烈焰吞噬而长眠在那里。他们
本打算再去营救,看看有没有还活着的同伴,不过看着被烈火烧过后已成一片白
地的荒草滩与芦苇丛,最后他们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休息了十多分钟后,就在
他们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忽然,佩琳娜看到,四名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的
身后。而且看她们与人类女性所不同的外表与性感暴露的打扮,不用说,正是被
芙蕾雅圣教与王国一直下令严抓严打的淫魔。

  「小妹妹,你和那名小哥哥说的话,我们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哦。既然都这种
地步了,就算是回去也是受苦,莫不如,跟姐姐们一起当淫魔好不好呢。」

  「你们啊,就不要幻想今天能逃离我们的手掌心了,这个小妹妹,你长得还
不错,是一个当淫魔的好料子呢。还有那个小哥哥,看起来,非常美味的样子呢。」

  「实话跟你们说,荒草滩的火,就是我们姐妹四人放的哦,目的很简单,就
是为了教训你们,可惜还是让你们逃出来了。」

  「不知道,你们认不认得这个东西呢?」

  其中一名粉色长发的淫魔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把剑。看到它的时候,佩
琳娜忽然浑身颤抖起来,因为虽然说它经历过一些改动,但是她还是认出了它的
身份——圣骑士的剑。

  「圣骑士的剑,怎么在你们手里?」

  「这个,就不是你管的了的,要怪就怪那家伙太轻敌,被我们姐妹四人,一
起解决了呢。这把剑,是他曾经活在世间,唯一的证明呢。」

  「那么,你是说,你们杀了那个圣骑士?!」

  「杀了他,又能如何?只不过是让他享尽了男欢女爱的快乐后,安然离开的
而已。」

  听到面前粉色长发的淫魔如此轻飘飘的话语,越发的感觉到她们就是弑父凶
手的佩琳娜再也忍不住了。她直接拿起骑士剑,就朝着粉色长发的淫魔砍去。而
福克纳也没有理由坐视不管,毕竟淫魔可是王国军队平日里所要消灭的目标之一,
他直接拿着剑,跟着佩琳娜一起对着这四名淫魔发起了进攻。不过让他感到奇怪
的是,虽然其他淫魔的武器只有粗糙的棍子,不过自己竟然没能占到什么便宜。
更不用说佩琳娜了,一来一回之下,她发现,自己竟然与这名粉色长发淫魔打了
个有来有回。

  「臭婊子,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那么,我就等着你呢,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少废话,看剑!」

  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佩琳娜用剑继续攻击着面前的淫魔,她手里拿着这把家
传的宝剑,用着自己平日里学到的与敌人对决的方法与同样拿着剑的淫魔进行着
一对一的决斗。忽然,她面前的淫魔直接倒退几步,紧接着,就是一道粉红色的
光芒从她小腹上的淫纹处发出,直挺挺的照射在佩琳娜的脸上。

  「啊……我,我这是……」被淫能爆发打了个猝不及防的佩琳娜直接跌倒在
地,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顿时没有了力气,同时平日里一直压在心里的情欲也在这
一瞬间爆发出来。「哎呦呦,你这是怎么了?亲爱的骑士小姐。」这时候她只感
觉到一抹寒芒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原来是那名粉发淫魔把剑贴在了自己脖子上
方,只要她稍微一动手,自己就会身首分离。

  另一旁,看到佩琳娜被打倒的福克纳也乱了阵脚,随着他被三条棍子打翻在
地,手里的剑也掉落在了一旁。「干得不错,嘉颖,萝拉还有戴安娜。你们把他
捆好了,接下来,我们就离开这里。」粉发淫魔一边说着,一边径直收好了自己
的剑,同时也没有忘记把女骑士的那把剑给收好。对于她来说,有了武器,在对
付一些杂兵上就不需要次次都用淫魔的法术了。

  「潇潇姐,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很简单,就去维拉斯村,那里我记得,也有个淫魔教会的据点呢。」

  「维拉斯村,姐姐你不是曾经说过,它已经废弃了吗?」

  「正因为它废弃了,才要去呢,我们这淫魔的身份,要是去有人的地方,很
容易遇到芙蕾雅圣教的人。那无异于自投罗网。」

  就这样,潇潇等四名淫魔带着缴获的战利品,直接带着俘虏的佩琳娜与福克
纳离开了这样,至于他们的马,则是直接丢在原地不管。原因很简单,骑马的话,
虽然说跑的速度能快一些,但是问题在于就不利于隐藏自己的行踪了。

  走了差不多一下午的时间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已经废弃很久的村庄,通过挂
在已经腐朽木桩上铁牌的介绍,这里就是维拉斯村了。据说它之所以废弃,是因
为村子里发生的各种说不出来的灵异事件导致的,而且后续芙蕾雅圣教的牧师来
了,也没有解决,因此就废弃了。

  潇潇领着其他人,穿过杂草丛生的道路,来到了一处教堂外面,在推开有点
朽坏的大门后,她仔细的看了看教堂里面。在确认无误后,她打了一道法术到还
挂在教堂墙壁上的芙蕾雅圣教的十字架上,然后整个教堂开始被一道法阵所笼罩。
紧接着,原本是芙蕾雅圣教风格的教堂内饰,开始逐渐变得淫猥,下流起来——
圣洁的宗教壁画,逐渐变成了男欢女爱,或者是女人如何变成淫魔过程的春画,
充满慈爱气息的芙蕾雅女神像,也变成了一尊头上一对弯角,身材火辣非常,穿
着下流且淫乱内衣与丝袜的淫魔神雕像。这不禁让嘉颖想起了,自己最开始时候
到的那个教堂里面的场景。

  「放开我,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带我们来这种下流的跟妓院一样的鬼地方?!」

  「你们这些混蛋,死后一定会进地狱的!」

  潇潇并没有在意佩琳娜与福克纳的各种骂声,而是径直来到了一排排座椅前
面的石雕宣讲台,在一阵晦涩难懂的咒语过后,忽然,宣讲台竟然塌了下去,紧
接着,一座小型祭坛竟然出现在原来的宣讲台的位置。

  「把那名女骑士,带上来。」

  得到命令的嘉颖,直接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就把被五花大绑的佩琳娜,连推带
赶的带了过来。「怎么,想杀了我,以此来进行你们的祭典吗?放心,就算是杀
了我,骑士团的人也会为我报仇。」佩琳娜如同愤怒的狮子一样,怒目圆瞪的看
着已经换成一身修女打扮的潇潇以及还穿着淫猥气息十足的开裆连体黑丝的嘉颖。

  「放心,不会杀了你,只不过,是把你变成我们的同类而已。实际上我当时
可以就地把你变成一名淫魔。不过嘛,我认为弄个仪式感更强的方式把你变成淫
魔,更棒的来说。」对于她这种反应,潇潇似乎有所预料,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自
己的计划来。紧接着,潇潇解开了她手腕上的绳子,佩琳娜试图挣开,不过很快
她就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她的控制。

  「我,我可不想,变成什么,淫魔!你们这些大坏蛋!」不过佩琳娜的辱骂
对于潇潇来说并不算什么,她直接把佩琳娜身上的皮甲与裙甲脱下,这样一来,
她身上就只剩下了白色衬衣,蓝色短裙,白丝裤袜与脚上的及膝靴子了。可以看
到她的白丝裤袜不仅脏兮兮的,而且还有几处破口,露出内里雪白的肌肤来。不
过这些潇潇可不在意,她解开了佩琳娜的衬衣下摆部分,随后脱下了佩琳娜脏兮
兮的靴子,然后用祭坛上带有铁链铁铐铐住她的双手,双脚,让她不会乱动。虽
然说佩琳娜还在骂个不停,不过这改变不了她被俘虏以及要变成淫魔的命运。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呢。我需要让你,放松一下。」在把祭坛旁与祭坛
一并出现的仪式用品——两支大蜡烛,一个卷轴,一瓶药水以及一个针头滴管模
样的东西一一放好后。潇潇点燃了两支大蜡烛,顿时,一股淫靡的芬芳慢慢的从
燃烧的蜡烛处传了出来。在闻了一会这气味后,佩琳娜渐渐的平躺在祭坛上,一
动不动。

  潇潇并不为所动,她把身上的淫魔教会修女服下摆撩起,露出了穿着黑蕾丝
开裆裤衩的粉嫩无毛下体,然后,她开始了用手指的自慰,一阵阵淫浪的叫声从
她口中发出,把其他人,包括还在被五花大绑的福克纳在内,都看的呆了。很快,
一股晶莹透亮的,散发着浓郁骚味的淫水从她的蜜唇里流出,不过潇潇似乎还不
满足,她的手指继续深入,碰到了自己的淫魔处女膜。然后,就是用力一捅,她
的处女膜被捅破了,混杂着血丝的淫水流了出来。她急忙把打开的药瓶口对着自
己的蜜穴缝隙,好把这些混杂自己「处女血」的淫水流进药瓶里。

  药瓶里原本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黏糊糊黑色液体,被如此之多的淫水一浸润,
很快就变成了暗红色的液体来。「接下来,应该是仪式的具体过程了呢,我会让
你,变成一名很不错的淫魔的哦。放松身体吧,小可爱。」随着卷轴的打开,潇
潇开始念卷轴上面的咒语来。同时她拿起针头滴管,直接把瓶子里刚调配好的液
体吸个干净。可以看到透明的滴管里,满满的都是暗红色液体。

  紧接着,在她的继续念咒声里,滴管的针头部分直接扎入到这名女骑士白皙
且苗条,不过有一些肌肉线条的小腹上。可以看到,滴管里面暗红色液体,在一
点点的流入到她的体内。几分钟后,在看到滴管里面的液体都流入她体内后,潇
潇把滴管放到一旁,然后把自己的手按在了她的小腹上,随后注入一股股淫魔特
有的淫力。

  「混蛋,你到底在干什么,是想把佩琳娜小姐变成你们的同类吗?!你们这
些肮脏的淫魔,迟早要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告诉你们,佩琳娜小姐,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变成你们同类的。我清楚她
的为人!」

  「够了,给我住嘴!」在听着福克纳的叫喊,唾骂声几分钟后,嘉颖不耐烦
的给了他一记耳光,然后直接拿出了个用于SM的塞口球堵住了他嘴巴。对于她来
说,这个男人实在是够烦人的,明知道自己逃不掉了,还在做着无用功。

  而祭坛旁的潇潇,似乎并没有被他这顿胡闹所打扰到,而是继续运转着淫力,
结合佩琳娜体内的药水,转化为成为淫魔的第一个特征——淫纹。

  一个粉色的淫纹渐渐的出现在了佩琳娜小腹上,「给你安排的再生处女+泌
乳的淫纹哦。我要让你变成一名乳牛女骑士。」潇潇收起了手,不过继续念着咒
语。可以看到,佩琳娜身体上的一些因平日里训练等留下的伤痕和风吹日晒留下
的痕迹也不见了踪影,她的肌肤变得细腻白皙,然后,潇潇打了个响指过去,只
见佩琳娜身体上燃烧起了妖艳的淡紫色火焰,吞噬掉了她身上的衣服,包括内衣
等都一并被烧为灰烬,不过她的肉体却毫发无损。

  很快,赤身裸体的佩琳娜胸部开始发育,本来属于合格水平的D 杯胸部逐渐
膨胀,变成了F 杯的巨乳。而且她身体上,腋下与阴部的体毛都一扫而光。白皙
的腋下与下身的白虎蜜穴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可以看到,已经有一点透明的液体
从她的蜜穴里流了出来。

  「放开我,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忽然,佩琳娜醒了过来,当她发现
自己身上赤身裸体的模样时,忍不住大吃一惊,随后,就羞红了脸——她从来没
有在外人面前这样展露自己的裸体模样。

  「没干什么,只不过让你变成一名美丽的淫魔而已。」潇潇微笑着回答了她。
「你知道吗?杀了你父亲的凶手,就是我哦,而且想不到你的家庭很看中你,一
直让你戴着这东西呢。」潇潇继续不紧不慢的说着,一边拿出了一个吊坠处是纪
念章模样的项链——那是佩琳娜的父亲,弗兰迪的阵亡纪念章。

  「混蛋,你,你竟然杀了我父亲,我,我要杀了你这个……」忽然,佩琳娜
只感觉,自己身体的力气被掏空,而且很快,脑子里就没有了继续反抗的念头与
想法。不过这时候,潇潇把她的手腕与脚踝的铁铐解开,然后,佩琳娜有气无力
的从祭坛上爬了下来,然后跪在地上,亲吻着潇潇那包裹在黑色高跟靴里的脚来,
以表示臣服。

  「这就对了嘛,应该臣服的,你还是要臣服的,不要幻想那些没用的东西就
是了。」看着面前赤身裸体的女骑士,不,应该是淫魔,潇潇脸上浮现出一抹得
意的笑容来。因为她看到,佩琳娜脸上浮现出淫魔特有的,媚气十足的妆容来,
而且眼瞳也变成了粉红色。同时,一丝迷茫的笑意,也出现在了佩琳娜的脸上。

  「感谢姐姐大人,让佩琳娜,如愿以偿变成一名淫魔。」

  「起身吧,接下来,需要给你一些礼物呢,作为你变成淫魔的贺礼。」

  潇潇一边说着,一边从祭坛里,取出了一个箱子,箱子打开后,里面是一整
套女骑士的服装来。当然,这是淫魔女骑士的服装。「真巧呢,前辈留下的礼物,
和你的身份很符合呢,穿上看看吧。」在潇潇的鼓励下,佩琳娜拿起了里面的衣
服,开始一一摆出并按照从里到外的顺序穿上。

  首先是一套粉红色的蕾丝内衣,不过款式上属于性感类型的,胸罩只能遮挡
住她一半的乳房大小,以至于部分乳晕直接暴露在外,并让她本来就很深的乳沟
显得更深了。内裤是丁字裤类型的,窄小的布条只能遮住她的阴阜与菊花蕾,白
花花的屁股直接暴露在外。

  而接下来她穿上的裤袜,则是白色高腰款的,但是在裆部位置却别出心裁的
开了一个洞。这样一来她如果在无内情况下穿上它后,直接就会露出羞羞的白虎
美阴。不过现在的佩琳娜是有穿内裤的,虽然说是同样性感的丁字裤。「姐姐大
人给的衣服,好色啊。」虽然说刚变成淫魔,不过内心里身为女儿身的羞耻心还
在,可以看到佩琳娜是脸蛋通红的样子。看着身上的衣服。

  再然后,就是一件白色的丝质衬衣与一条款式上更短的暗红色短裙。丝质衬
衣是半透明的,可以看到她的文胸颜色与小腹上粉色淫纹。而短裙之短,以至于
一撅屁股就会直接走光,让人看到她开裆白丝与白丝里的粉红色丁字裤衩。「淫
魔穿的衣服,肯定是要色色的才可以啊,要不然,怎么能吸引男人呢?」潇潇看
着她现在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她眼里,这才是一名淫魔女骑士该有的打
扮。她这身打扮比起之前那粗布衬衣+呢子料短裙+厚厚白裤袜的样子,在潇潇
与其他淫魔眼里,要好看的多。

  最后,佩琳娜穿上了箱子里面最后的服饰——一双黑色的高跟过膝长筒靴。
出人意料的是,它与佩琳娜的脚的大小丝毫不差,这让潇潇很是高兴。「那么佩
琳娜,现在你的任务就是,把你的同伴榨干吧,你看他的样子,很渴望你的宠爱
呢。」潇潇一边笑着拉着她的手,一边示意嘉颖她们把福克纳松绑,并摘下他的
口球。

  「福克纳先生,据说你还是处男,那么就让我把你,从处男毕业吧。」

  「你醒醒,佩琳娜,她们,她们是在害你,不是在帮助你,你想想,你应该
为父报仇,去杀了她们!」

  「为父报仇?不过,我现在需要的,可是福克纳您的精液哦,你那来自于下
身棒棒里面的黏糊糊,温热软滑的液体,才是人家想要的呢。」

  福克纳刚想继续说,走到他面前的佩琳娜已经与他激烈的亲吻起来。在二人
舌对舌的接吻过程中,含有催情成分的唾液顺着佩琳娜的舌头流入到了福克纳的
嘴巴里,不知不觉中,福克纳只感觉浑身好像是着了火一样。身为处男的他虽然
本身是一名虔诚的芙蕾雅圣教教徒,平日里虽然一直恪守禁欲等教规,不过年轻
人难免产生欲望,为此他偶尔也偷着自慰过。不过现在,他感觉到,自己现在的
欲望比往日里任何一次自慰之前都要强烈,以至于达到了自慰都无法解决的地步。

  「来感觉了呢,亲爱的福克纳。」似乎早就有所预料的佩琳娜一边把他身上
的皮甲与内里有些脏了的衬衣脱下,一边在他耳边耳语道。可以看到,福克纳有
着很强壮的身体,而随着他裤子的脱下,一根比弗兰迪还要粗壮的,富有青春活
力的鸡巴立即弹了出来。这根粗壮阳具不仅样子上一柱擎天,而且上面青筋暴起,
硕大的龟头从包皮里露出,让人越看越有想亲身体验它被插入的快感。而此时的
佩琳娜并没有急着享受他处男第一次,而是继续与他接吻,与他说着情话。不过
话语内容上逐渐变得下流起来,比如问他有没有偷看过其他女骑士换衣服,偷偷
拿走她们晾晒的内衣与袜子去撸管等等。

  「看样子,你还是蛮守规矩的嘛,那么作为奖励,就让姐姐我,好好的让你
爽一爽吧。」看到福克纳的脸已经变得彻底意乱情迷后,佩琳娜笑了笑,然后伸
出芊芊玉手,开始套弄起他这根欲火难耐的鸡巴来。在套弄他鸡巴的同时,佩琳
娜也没有忘记用另一只手去抚摸他满是汗毛的胸口与小腹。在她眼里,这样男性
特征明显,雄性激素发达的男人,才算是有男人味,才可以满足自己现在极度饥
渴的性欲望。

  伴随着佩琳娜两只手的轮流套弄,福克纳再也忍不住了,对他来说,被自己
的战友如此娴熟的玩弄敏感部位,感觉上就是不一样。「哎呀,射了呢。」忽然,
福克纳的龟头马眼里径直喷出一股白浊的液体,弄得佩琳娜手上都是。

  「不用害怕,我的福克纳,你的精液味道,非常棒呢,姐姐我,实在是很喜
欢。」并没有因为他射了自己一手精液而生气的佩琳娜满意的舔舐干净手上最后
的一点精液,然后把短裙撩起,露出了无任何遮羞作用的开裆白丝与内里粉红色
丁字裤来。对她来说,福克纳的精液,非常的美味,就像是甜美的奶油一样可口。
「我上面的嘴巴,得到满足了,接下来,应该让你的鸡巴,来满足我下身的嘴巴
了呢。对了,人家还是第一次,你可要温柔一些哦。」听到她如此下流话语的福
克纳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把佩琳娜按在了椅子上,然后拨开她的粉红色丁字裤
头,直接把在媚药作用下而变得粗壮无比的鸡巴对着她干干净净的白虎一线天就
插了进去。

  「好紧!想不到佩琳娜,你的下身,真的好紧,夹的我,好舒服!」

  「嘻嘻,那是当然的啦,毕竟我可是处女淫魔哦,下身这销魂宝洞,可是很
饥渴难耐的等候哥哥的大鸡巴插入呢。」

  「那么,我,我就不客气了!」福克纳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在他眼里,没
有什么比做爱更舒服的事情了。肉体上的欢愉,对他来说此时已经超过了任何东
西,包括金钱的追求,教规的约束,还有对荣誉的盼望。他的鸡巴很是粗暴的捅
破了佩琳娜的处女膜,破处之痛不仅没有让佩琳娜发出代表痛苦的尖叫,相反,
她发出了无尽的欢吟来,以此表达自己现在的淫乱想法。在确认冲破她处女膜后,
福克纳越发粗暴起来,他用力的让自己胯下这柄阔剑,尽其所能的耕耘着佩琳娜
这初次被开垦的处女地。

  硕大的龟头,青筋暴起的阴茎刺激着佩琳娜蜜穴里每一处媚肉,直接就把身
体更为敏感的佩琳娜干到了高潮,一股晶莹剔透且骚味浓郁的淫水从她的蜜穴深
处喷出,正好,福克纳刚抽出自己的鸡巴从她的蜜穴里,这些代表了佩琳娜现在
下流身份的液体,尽数淋撒在了他身上。不过福克纳并不生气,他一边让佩琳娜
换个狗爬式的姿势把屁股对着自己,一边继续开发着她的骚穴。同时他也没有忘
记,去用手捏一捏她的大奶子,F 杯的豪乳,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很有吸引力的
存在。而佩琳娜,并不在意被他如此亵玩自己的身体,她一边享受着胸部与下体
前所未有的刺激感,一边发出阵阵愉悦的呻吟声来,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名刚变
成淫魔的存在,更像是一名性爱经验上很丰富的「老」淫魔。

  「看,佩琳娜很享受呢。」

  「是啊,你看,那个男人都这么粗暴了,她还是很享受的样子呢。」

  「她的样子,跟嘉颖和那个圣骑士做爱时候一样色呢。」

  「谁又能想到,她还是一名刚变成淫魔的存在,欲望就这么大了。」

  欣赏着佩琳娜与那个叫福克纳的男人疯狂做爱样子的潇潇等人忍不住议论纷
纷,在她们眼里,这个叫佩琳娜的女骑士不仅可以当一名可靠的护卫,而且在男
欢女爱上,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猛将。

  佩琳娜可不在意其他淫魔们对自己所作所为的讨论,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好
好的享用福克纳的身体,他的强壮与力量。在福克纳的耕耘下,佩琳娜面部表情
已经是阿黑颜的样子,更不用说她已经高潮了三次的蜜穴。「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