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提瓦特后宫王》】(02)蒙德琐事【作者:文格勒】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文格勒
字数:10851

  『翌日蒙德近郊』

  「我感觉没什么问题啦,空。」

  被少年背在身上的少女正蹭着面前的金发。

  「芭芭拉小姐很忙的,不要去麻烦人家啦,我真的没事。」

  「安~ 柏~ 小~ 姐~ 你要是再闹腾我就把你扔在这让你自己走回去」

  旅行者晃晃手里提着的长筒靴,这是安柏剩下的唯一能穿的了。

  「错了错了(ー` ー)」哼。「

  「从刚刚开始我就想问,一直在背后顶着我的两个点是怎么回事?……怪让
人不舒服的。」

  安柏霎时羞红了脸。

  「笨蛋空!我有什么办法嘛!谁要我衣服都被讨厌的丘丘人扯烂了!」

  旅行者嘴角闪过一抹坏坏的笑。

  「我当然知道你是没穿衣服呀,但是为什么这两个点是硬硬的呢?难道说…
…」

  「唔……」

  安柏脸上的红晕愈发明显,支支吾吾用差点让旅行者没听清的声音说。

  「才没有……才没有兴奋呢……」

  「嘿嘿嘿。」

  旅行者笑了笑。

  「有什么好笑的……」

  旅行者回头看着安柏的眼睛。

  「果然,安柏害羞的样子也很可爱呢。」

  「唔……」

  安柏移开看着旅行者眼睛的视线,把头埋在了他的背上,脸上就像熟了的苹
果。

  「笨蛋空……」

  『一段时间后』「安柏,藏好了哦。」

  「嗯,在二楼最里面左手那一间,诺艾尔现在应该在跟大家帮忙。」

  两人在蒙德城东门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安柏把自己的房间钥匙递给了旅行
者。

  「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旅行者站起身,用树叶把安柏盖了起来。朝城内走去。

  「哈啊啊啊……早知道昨晚就不练习那么久了……」

  门口的骑士打着大哈欠。

  「你好啊,盖伊。」

  旅行者礼貌性的问好。

  「是荣誉骑士啊,今天怎么从我守着的这个偏门进城啊?话说怎么没看到安
柏小姐跟您一起回来?你们不是一起去侦查丘丘人营地了吗?」

  「啊……哈哈……她……她去风起地抓风晶蝶去啦……没错!」

  旅行者尴尬地闹着头,面露苦笑。

  「奥奥,这样啊。对了,托您的福,我老爹的病情渐渐好转了,改天一定允
许我请您吃饭以表感谢!」

  盖伊双手合十鞠了一躬。

  「好好好,我等你下次休假好吗,我有急事,赶时间。」

  盖伊连忙闪到一边。

  「对不起打扰您了,工作顺利!」

  「谢谢……谢谢……」

  旅行者挠着头一路小跑进了城。

  『骑士团宿舍门口』「今天的天气真不错,等会把床单晒了。」

  骑士团的女孩子们每天这么努力地为蒙德忙前忙后,我这个做宿管的帮她们
洗洗床单也是应该的。

  「早,宿管女士!」

  嗯?那不是诺艾尔吗?这么早就回来了?也好,她每天都忙前忙后的,早点
回来休息休息也好。嘚,她身上黏糊糊的是什么啊?!

  「你这一身是怎么回事啊?」

  「刚刚在去风起地清理七天神像的路上被水史莱姆偷袭了,吉丽安娜修女让
我回来,说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唔……果然我还是太大意了……」

  看着诺艾尔失落地低下了头,我都想去揍狡猾的史莱姆一顿。

  「好啦好啦,吃一堑长一智,下次注意啦。回去把衣服换下来然后交给我吧,
我来帮你洗干净。」

  「那怎么行!谢谢你宿管女士,不过我还是要自己洗。」

  这孩子……

  「快进去吧,洗个热水澡。」

  「谢谢您!」

  诺艾尔小跑着进了宿舍。

  这孩子要是愿意被别人帮助一下就好了……嗯?那不是荣誉骑士吗?他跑这
来干什么?

  「二楼最里面左手边……二楼最里面左手边……二楼最里面左手边……」

  旅行者一边重复着同样的话语一边往宿舍里跑去。

  然而。

  「停停停!」

  「!?」

  一位身材魁梧的大妈站在了宿舍门口。

  「荣誉骑士先生,这是女生宿舍啊,您跑这来干什么。」

  旅行者哪知道这是女生宿舍啊,安柏当时也没说。

  「那个……我……」

  旅行者刚想解释,被大妈打断了。

  「虽然我看您挺急的,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女生宿舍男生不能进,请回吧。」

  「好……好……」

  旅行者也没有办法,只得灰溜溜地走了,但他并没有离开,走到楼梯拐角躲
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去跟安柏买一套衣服吗?但
是帮莫娜付完房租之后身上就没剩多少摩拉了……要找别人借一下吗?不行啊大
家都很忙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旅行者眉头紧皱,嘴里一直在嘀咕。

  终于。

  「有了!」

  旅行者低下头,把手伸到了背后,解开了脑后扎着的辫子,金色的发丝在空
气中飞舞着。他伸手抓住了一把,攥在手心里。

  「荧……还想让你,再帮我梳次头啊……」

  旅行者脸上的哀伤溢于言表却又转瞬即逝。

  「不行,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

  他披上了从丘丘人帐篷上割下来的布料,又走了出去。

  「都说了,规矩就是……诶?你…你好?请问是?」

  旅行者清了清嗓子用伪声说。

  「我是安柏小姐的朋友,她让我帮她拿点东西。」

  旅行者晃了晃手里拿着的吊着小兔兔伯爵挂件的钥匙。

  「是安柏小姐的朋友啊,快请进吧。」

  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宿管还是让旅行者进去了。

  「谢谢。」

  旅行者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宿舍,其实额头上正直冒冷汗。

  「呼……还好管用。二楼二楼……」

  由于还是大早上,宿舍里的人应该都出去工作了,甚至连走廊上都没有人。

  「二楼……到了,走廊最里面…左手,找到了。」

  旅行者把钥匙插了进去,拧动门把手,迅速地钻了进去,关上了门。

  「呼……呼……好紧张。」

  旅行者靠在门上,闭着眼睛,平复着紧张的心情。

  「那……那个……」

  「!?」

  不可能啊,安柏说房间里应该没有人的啊!

  旅行者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一位半裸的粉发少女正撅着屁股对着自己,窗外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体上显得
那么的洁白,虽然是背对着自己,但是自己还是能隐约看见这纤细的背膀前比安
柏稍大的白色乳房。双手正准备从腰部褪下覆盖着整个下半身的黑丝裤袜,甚至
可以看见纯白色的内裤在黑丝里若隐若现。而在这可人的躯体上,居然还附着着
一层黏黏的液体,从发丝到锁骨,从乳房滑落。背上的粘液滑到腰间,在臀部停
留之后流向了附着着黑色的两腿之间,并从那一抹白色上滴落到地上。附着着黑
丝的小脚正浸在从她身上滑落的液体里,再往上看,整片裤袜上都是黏糊糊的液
体,不断的往下嘀嗒着,时不时拉出一道银丝。

  「那……那个……你好?」

  冷静一点!我是女生,我是女生,我是女生!

  「你!…咳…你好!我是安柏小姐的朋友!嗯!是安柏小姐的朋友!」

  「噗嗤。」

  银发少女笑了起来。

  「那么紧张干什么呀,我当然知道你是安柏前辈的朋友啦,不然你怎么拿着
她的钥匙呢。」

  「哦…也对哦……」

  旅行者望着自己手上拿着的钥匙挠了挠头。

  「我叫诺艾尔,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安柏前辈的朋友,我也想认识一下。」

  「哦,我叫kon ……凌!我的名字叫凌!」

  好险,差点就把真名说出来了。

  「凌小姐?这样啊,是听起来很威风的名字呢。」

  「谢谢……夸奖……」

  「那……那个……凌小姐?」

  诺艾尔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自在。

  「在!」

  旅行者还是非常紧张,听到被叫到后竟然立正站好了。

  「不用这么紧张啦…那个……虽然都是女生,但是被看着脱衣服……还是会
有点害羞的啦,能请你先转过去吗?等我脱完衣服了再叫你转过来。」

  「没问题!」

  旅行者猛的往后一转,鼻子差点磕在贴在门后的镜子上……等等?镜子?!?!?!

  还没来得及反应,旅行者从镜子的反射中看到了有的人可能一辈子看不到的
美妙景色。

  少女缓缓从腰部脱下被粘液打湿紧紧贴合在肌肤上的黑丝裤袜,每往下一寸
都伴随着粘液,丝袜和肌肤的摩擦声,这些声音就像针一样刺激着旅行者的听觉
神经。然而,旅行者的视觉神经也在经受「折磨」。他看着少女的纯白内裤一点
一点从覆盖着粘液的黑丝中显现,谁不曾想就连穿在最里面的内裤上都附着着一
点黏黏的液体,当全都被附着着黏糊糊奇怪液体肉色的大腿,纯白的内裤,黑色
的裤袜交相辉映的时候,这真是一副绝美的风景画。当然这还不算完,旅行者的
视觉神经还在继续接受着刺激。当那黑丝缓缓褪去,那一抹白色的末端带着连着
黑丝拉长着的徐徐银丝出现在旅行者的眼睛里,那被粘液打湿的纯白中间居然隐
隐约约的能看到粉红色的花蕊,一条不清不楚但又引人遐想的蜜缝出现在纯白的
最末端,是那样的诱人。

  「那个……诺艾尔小姐,我可以转过来了吗?」

  旅行者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吞了吞口水。

  「那个……请在稍等一会。嘿咻……」

  少女的黑丝褪去,尽管黏黏的液体还连接着她的小脚和黏黏的丝袜,拉出一
道道细丝。她把刚褪去的衣物扔到一旁的篓子里,弯腰把手伸向身上最后一抹白
色。

  「嘶哼……」

  旅行者倒吸一口凉气。

  看着少女缓缓把那一抹白色往下,再往下,直到拥有吹弹可破肌肤的臀部露
了出来,然后便是那条若隐若现引人浮想联翩的蜜缝。那抹白带着粘液缓缓褪下,
纯白与蜜缝间拉着几条黏糊糊的丝线,越来越长,直到断掉,滴在地板上,就像
花蕊里的蜜漏了出来一样。

  「凌小姐,已经好了。」

  诺艾尔顺手把沾满粘液的内裤扔进了篓子。

  「好……好的。」

  旅行者缓缓转过身,却微微地弓着身子。

  「不用这么紧张啦,那我先去洗澡啦。」

  浑身黏糊糊的诺艾尔拿着另一篮干净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哦……好的,我拿完东西就走……」

  旅行者依然身体前倾着。

  「咔哒……」

  浴室的门关上了。

  「呼……得救了……」

  旅行者松了一口气,站直了身子,望着自己下半身裤子上凸起的轮廓。

  「还好……还好……接下来,我看看,安柏说是第三层柜子……找到了。」

  旅行者小心翼翼地翻着安柏的衣柜。

  「我看看啊……发卡……衣服……裤子……腰带……内衣……内…裤……哈
哈,还真是她都风格。」

  双手拿着安柏内裤的旅行者看着上面绣着的兔兔伯爵不免笑了笑。

  「还挺可a ……」

  「凌小姐,你在吗?」

  从浴室传来的声音传到了旅行者耳中,吓得他连安柏的内裤都拿掉了。

  「诶!我我我……我在的!」

  旅行者匆匆捡起内裤,打包好剩下的衣物。

  「诺艾尔小姐?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不小心忘记拿内裤了,能请你帮我拿一下吗?我太粗心了唔……」

  「没事没事,在哪啊,我帮你拿。」

  旅行者站起身,朝诺艾尔床边的衣柜走去。

  「第二排第一个就是,谢谢。」

  旅行者打开对应的柜子,和安柏的一样,大部分都是纯白的印花内裤,诺艾
尔比较可爱,内裤是大多印的都是些水果。旅行者挑了一条印着树莓图案的内裤,
背着安柏的衣服朝门口走去,轻敲浴室的门。

  「诺艾尔小姐?」

  伴随着潺潺流水的声音,门开了。旅行者迅速的将身体往前一倾,要不然可
就大事不妙了。朦胧的雾气中,婀娜的少女在沐浴,打湿的头发,清晰的锁骨,
让人想占有的胸部以及纤细的四肢和苗条的腰,以及那雪白大腿中间细细的引人
入胜的红晕。

  「谢谢你,就放那堆衣服上吧。」

  诺艾尔转过来指了指旁边的衣服篮,可爱的胸部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起伏着,
让人想把它捧在手里好好爱抚,那上面点缀着的两颗樱桃也让人垂涎欲滴,恨不
得含在嘴里贪婪地尝一尝是什么味道。

  旅行者把内裤放了进去,慌慌张张地退出了浴室,关上了门。

  「那个,诺艾尔小姐……我先走了,我找到安柏要的东西了。」

  旅行者想赶紧离开这。

  「嗯,慢走凌小姐,谢谢你啦。」

  「哐当。」

  门在旅行者身后关上,裤子上的凸起也渐渐消失。

  「呼……」

  像是从折磨中解脱了一般,他长舒一口气。

  『蒙德东门外』「慢走,注意安全啊,荣誉骑士。」

  盖伊向着走远的旅行者招着手,旅行者也一面回应一面朝安柏躲藏的地方走
去。

  不一会。

  「安柏,我来了」

  旅行者先是小声地叫了几声,然后轻轻剥开树叶。

  「对不起,发生了很多事耽误了……」

  旅行者急急忙忙把安柏的衣服拿了出来。

  「哎呀……拿了就好啦,不用自责啦。」

  安柏穿好衣服,一脸坏笑地把印花内裤穿上。

  「兔兔伯爵可爱吗~ 」

  旅行者挠了挠头。

  「可爱的可不只是兔兔伯爵……」

  安柏满意地穿上短裤,提上靴子。

  「臭流氓~ 」

  『一段时间之后教堂』「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旅行者把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都详细地告诉了芭芭拉,当然,更具体的事情
是不会说出来的。

  「嗯…嗯……所以,安柏小姐喝下了不知名的药剂对吗?」

  芭芭拉托着下巴沉思着。

  「具体的事情就是这样,芭芭拉小姐,拜托你了,帮安柏好好检查一下吧!」

  旅行者双手合十 .「哎呀快起来,我当然会帮安柏小姐好好检查的呀,这可
是修女义不容辞的工作。」

  就这样,芭芭拉把安柏带进了教堂的医务室。

  「去找砂糖分析一下那瓶奇怪的药水吧。」

  旅行者目送芭芭拉和安柏离开后,转身离开了教堂。

  『一段时间之后』「蒂玛乌斯,你知道砂糖小姐去哪了吗?」

  旅行者找遍了合成台附近,却不见砂糖的身影。

  「啊,砂糖小姐刚刚拿了好多甜甜花种子钻到自己的屋子里去了。就在那边,
说是要研究比四倍大甜甜花种子更厉害的五倍大甜甜花种子……额……她总能有
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蒂玛乌斯指了指街道尽头的小木屋。

  「谢谢。」

  旅行者道谢之后便小跑着过去。

  「在拐角最里面!」

  蒂玛乌斯想起了什么,补充道。

  旅行者一路小跑来到了砂糖的小屋门前,房顶的烟囱正冒着热气。

  旅行者伸手准备敲门。

  「砂糖小……」

  「砰!!!」

  手指还没碰到门上,话也还没说完,房门突然就被推开了,旅行者感觉一股
带着甘甜气味的柔软触觉撞上了自己的胸膛。整个人向后倒去,被打开的门里往
外窜着白色的烟雾。

  「痛痛痛……」

  旅行者挠着撞到木围栏上的脑袋,晕晕乎乎的,但是还是能看见自己怀里趴
着一位娇小的少女,帽子下面毛茸茸的耳朵是那样的可爱。

  「咳咳……砂糖小姐,咳……你没事吧?」

  旅行者松开了搭在少女腰上的另一只手,尝试着把她扶起来。

  「谢……咳咳……谢谢你。」

  两个人都被浓浓的烟尘给呛到了,咳个不停。

  「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

  好一会,烟尘才散去,只留下一位少女依偎在少年的怀里。

  「谢谢你。」

  砂糖猛地抬头想看清是谁保护了自己,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有着墨绿色瞳
孔的眼睛。两人的脸是那么的近,仿佛就是初恋般的情人正准备做些害羞的事情。

  好像砂糖小姐确实比较容易害羞,旅行者这么想着。因为瞬间砂糖的脸上就
泛起了红晕并一把推开了自己。

  「啊啊啊……太近了!对……对不起,明明是你保护了我……」

  旅行者也没办法,比较砂糖就是这种性格啊。

  「没事,没事,比起这个,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看着一片屋子里的一片狼藉,旅行者苦笑了一下。

  「啊……是我在尝试制作五倍大甜甜花种子的时候,不小心把试剂调错了…
…唔……我真粗心……」

  砂糖失落地低下了头。

  「没事没事,积累经验,下次再注意就行啦,下次肯定会成功的。比起这个,
我现在正好没事,我来帮你打扫吧。」

  旅行者拍了拍胸脯,还没等砂糖反应,抄起门口放置的扫帚冲了进去。

  「喂!等等!我也来帮忙!」

  砂糖才反应过来,朝屋内跑去。

  『一段时间之后』旅行者擦了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接过砂糖递过来的水。

  「呼……比想象中的工作量要大呀……吨吨吨……」

  「这是加了甜甜花蜜的水,诺艾尔说做完重体力的活之后摄入点糖分能不那
么疲惫。」

  砂糖说完也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好像真的轻松了不少呢。」

  旅行者把剩下的水喝完,环视周围一尘不染的房间,真令人骄傲。

  「谢谢你,旅行者,要不是你我今晚可能就得熬夜收拾了……」

  砂糖害羞地低下了头,礼貌地道谢,头上的耳朵微微地扇动着。

  「下次可要注意了哦。」

  「嗯!」

  旅行者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又消失,因为他想起了什么。

  「对了,砂糖小姐。我昨晚打倒了一个深渊法师,它掉落了一种我从未见过
的液体,可能是药剂什么的,能请你帮我研究一下吗?」

  「研究?!」

  砂糖瞪大了双眼。

  「研究什么?!快给我看看!!!研究!研究!」

  「额,真有干劲呢……」

  旅行者拿出了那一瓶紫色的药水,却被砂糖一把抢了过去。

  「哇哦!从来没见过的液体!研究的欲望冲上来啦!」

  「小心点!这个东西好像能让人神志不清。」

  难得砂糖只会在研究的时候不会那么容易害羞。

  「知道了啦!知道了啦!你快出去吧,我要专心研究这个东西啦,快出去快
出去。」

  「诶诶诶!?」

  砂糖把旅行者推出了门外。

  「对不住啦,改天我请你吃饭,今天谢谢你啦!」

  砂糖充满干劲。

  「哈……不客……」

  「砰!」

  还没等旅行者说完,砂糖就合上了门。

  「气……哈哈……哈……」

  旅行者有些尴尬的笑着,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他都会习惯性地挠头。

  「去看看安柏怎么样了吧。」

  旅行者朝着教堂走去了一段距离。

  「荣誉骑士!」

  一个成熟的女性声音叫住了旅行者。

  「玛格丽特小姐,有什么事吗?」

  玛格丽特抱着一瓶酒向旅行者走去。

  「谢谢你帮我找到了到处乱跑的猫,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务必收下。」

  玛格丽特把酒递上。

  「这是迪奥娜调制的最新果酒,度数很低的,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啊……这……」

  旅行者不好意思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

  「迪奥娜平时也很喜欢那只小猫的,请务必收下,就当是我们两个人的心意
吧。」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老板娘。」

  「拜~ 下次记得来陪我喝几杯哦~ 」

  旅行者把酒装好,继续朝着西风大教堂走去。

  『猫尾酒馆内』「迪奥娜,果酒已经送出去了哦,旅行者接受了我们的心意。」

  玛格丽特进门对着吧台那里说到。

  「喵?果酒,果酒不在这里吗喵?」

  吧台上的小不点指着一旁的瓶子说。

  「啊啦,那我拿的是?」

  『西风大教堂内』「看来还没有好啊……」

  旅行者看见医务室的门丝毫没有打开的意思,决定去巴巴托斯的神像下找个
地方坐着等。

  正值春分时刻的蒙德,是不是伴随着缕缕清风,不知是大自然的赠礼,还是
巴巴托斯神的宠幸。时不时飘落几朵蒲公英,落在草地上与泥土融为一体。坐在
椅子上,放空身心,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哟,是旅行者,你在这干嘛呀?」

  旅行者睁开刚刚闭上不久的眼睛。

  「嘘,温迪。我在感受风与自由。」

  一位打扮的像吟游诗人的小个子坐在了旅行者旁边。

  「噗嗤~ 那算什么,风和自由的化身不就在坐在你旁边嘛。」

  「我和你可不一样,我整天忙里忙外的,哪像某位游手好闲的神灵打酱油打
了几千年现在还在忽悠人们赚些酒钱呢。」

  旅行者把手枕在脑后,靠在椅背上。

  「哈啊?你又在内涵我了,你以为当神很轻松的吗?坏旅行者,不理你了。」

  吟游诗人抱臂,把脸转向一边。

  「是吗?」

  旅行者嘴角闪过坏坏的笑。

  「唉……那这瓶猫尾酒馆的新品特调果酒只能我一个人慢慢喝啦……可惜,
可惜……」

  旅行者从包里拿出那瓶酒,惋惜地看着。

  「咕嗯……」

  吟游诗人咽了咽口水。

  「诶……那个……我其实也没有生气啦……诶嘿~」

  「可惜啦~ 可惜啦~ 」

  旅行者像是没听见他说的话一样。

  「emmm……我错了……请原谅我吧!」

  吟游诗人起身站在旅行者面前,双手合十身体微微前倾。

  「这还差不多,原谅你了。」

  旅行者满意地笑了笑,拍了拍椅子让他坐下,然而他却越凑越近。

  「那个……能让我尝一口吗?就一小口~ 拜托……」

  「不行。」

  「拜托……」

  「不~ 行~ 」

  「给我喝一口我就告诉你怎么样才能一下子搞到很对很多摩拉,可以吗?」

  「额……」

  旅行者当前最缺的还真的是钱。

  「保证够让你在蒙德租个小房子了~ 」

  「这……」

  「可以吗……」

  「…………」

  「可~ 以~ 吗……可以吗可以吗……」

  「哎呀,行行,行啦。」

  旅行者实在是受不了这家伙的软磨硬泡了。

  「诶嘿~」

  「就一口哦……」

  「嗯嗯!」

  旅行者把瓶子递给了吟游诗人。

  然而……

  「我跑!」

  「!!!???」

  他接过瓶子扭头就跑。

  「诶嘿~」

  「诶嘿你个头啊!」

  旅行者也没打算追,本来自己就不爱喝酒,而且吟游诗人跑路的时候留下来
一张纸条。旅行者把纸捡了起来,端详这张「诈骗犯」留下来的信息。

  「每逢春分时节,万物复苏,北风之狼的庙宇地下深处苏醒了的巨大植物正
吐露着逼人的寒气,此物凶恶之极,会试图冰封住所有侵入它领地的生物。但相
对的,它的花冠缺用途广泛,据说光是把它磨成粉喝下去就能让人充满活力,更
别提入药了。但他极难讨伐,所以在蒙德城内,它的花冠可是很值钱的!起码在
居民区租个小房子是一点问题没有。旅行者,不用感谢我哟~ 诶嘿……」

  「…………这不就是极冻树吗?!我打了那么多次就没见过它掉过花冠啊!」

  旅行者攥紧手里的纸条。

  「算了,不掉我就自己砍下来。」

  旅行者把纸条撕碎扔进垃圾桶,坐在椅子上继续等着。

  『一段时间之后』教堂的大门打开了,安柏走了出来,和门口的同事寒暄了
两句之后一路小跑着向旅行者走去。

  「芭芭拉小姐说一切正常,内外都没有伤,我就说吧,不用麻烦芭芭拉小姐
的啦。」

  安柏一屁股坐到了旅行者旁边。

  「下次请芭芭拉小姐尝尝猎鹿人的新料理吧,确实是麻烦她了。」

  安柏用一只手捂住嘴,露出一阵坏笑。

  「呦吼吼,这么快就要出手啦?下一个目标就是芭芭拉小姐吗?」

  「……( ̄ー ̄)」

  「切,没劲。」

  安柏见旅行者根本不搭理她的玩笑,嘟囔着嘴。

  旅行者站起身,拍了拍裤子。

  「饿了么,都这个点了,中午也没吃东西。走吧,我带你去吃猎鹿人最新的
料理。」

  「那个我已经和诺艾尔一起去吃过了,不是很合我的胃口,我还是来份蜜饯
胡萝卜煎肉好了。」

  「好好,都依你。」

  「耶」

  『下午猎鹿人餐馆』「这是两位点的餐,请慢用。」

  两人惬意地享受着午餐,是不是有几个小孩子嬉戏跑过,又或是几只小狗结
伴而行。特瓦林恢复神智之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蒙德城又恢复了那种无忧无
虑自由自在的气氛。大家都在享受着这样自在的生活。但依然有人坚守在自己的
岗位上,西风骑士团的各位骑士和冒险家协会的冒险家们还在守护着蒙德的安宁。
其中最忙碌的,连给自己放个假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的……

  「唉……」

  「怎么了空?为什么要叹气啊?」

  安柏嘴角沾着酱汁,不解的问到。

  「大家都这么轻松,但是琴团长却一个人为了蒙德忙前忙后,都没有时间享
受这样的蒙德。」

  「唔……」

  安柏似乎也想到了琴团长的不易,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琴团长现在应该在骑士团的办公室里处理文件吧,真担心她没有休息好把
自己累倒了。」

  「安柏,一起加油吧,为了琴团长,我们要早点变强,这样就能帮她分担一
点负担了。」

  「嗯!」

  两人加快了吃饭的速度,没几下就把盘子里的东西吃干抹净了。

  「那我先回去啦~」

  安柏率先起身。

  「不用我送你吗?」

  「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拜……」

  「明天见。」

  目送安柏离开后,旅行者转向猎鹿人的柜台。

  「麻烦再给我打包俩份甜甜花酿鸡。」

  『一段时间之后』「咚咚咚。」

  旅行者敲了敲门。

  「我回来了。」

  没有回应。

  「那个?我回来了!」

  「……」

  依然没有回应。

  「唉……」

  旅行者叹了口气,用神之眼产生的风把自己送上了墙,从窗户里爬了进去。

  「嘿咻。」

  旅行者轻盈地落地,把打包好的食物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向着里屋走去。

  房间不算大,放了一张单人床和一对桌椅,剩下的空间也就铺下几张地毯。
透过墙壁上的一张窗户,太阳照进了屋子,印在地板上。床上的被子上有着一大
一小两个凸起,似乎是包裹着什么东西一样,时不时还变换个姿势。

  「莫娜,该起床了哦,你睡午觉睡过头啦。」

  旅行者用手背推了推那团大的凸起,轻声呼唤着。接着用手指戳了戳小的那
团凸起。

  「还有你派蒙,我不是说过要你监督莫娜让她不要睡这么久嘛。」

  「Zzzzz ……」

  「……再这样睡下去,等会甜甜花酿鸡就要被吃完了哦。」

  「甜甜花酿鸡!」

  从被子里猛的窜出一只白头发的小不点,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脑门就
结结实实挨了一发。

  「就知道吃!」

  「啊呜!旅行者你又弹我!我不委屈的嘛!」

  小不点双手抱头,泪汪汪地看着旅行者。

  「得了吧,就这点力道。东西在桌子上,自己去吃吧,我把莫娜弄起来。」

  「好嘞~」

  小不点从床上飘了起来,飞出了房间。

  「好啦,莫娜。该醒醒了。」

  「哈啊啊啊~ 」

  从被子里坐起一位穿着睡衣的蓝发少女,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伸了个懒腰
打了个哈欠。

  「下午好。」

  旅行者看着睡眼惺忪的少女,问了声好。

  「哈啊啊啊~ 下午……好……我是不是又睡过头了……」

  「看来是这样呢。」

  少女把手伸向旅行者。

  「徒弟……扶为师起来……哈啊啊…………」

  「是…是……」

  旅行者遇到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从她在蒙德住下之后才发现蒙德
人大部分都对占卜不感兴趣,这样下去连房租都付不起了,所以她现在每天靠着
打打杂赚些摩拉来付房租。至于为什么旅行者会和她住一起,是因为她初来蒙德,
没什么认识的朋友,还有就是一个人住一个三层小楼怪孤单的,正好旅行者在蒙
德也没有落脚的地方,以前晚上就在蒙德城外搭个小帐篷睡,其实要不是派蒙吵
着闹着要睡大床,旅行者还是会继续搭帐篷睡觉,不过就算是睡在城外,旅行者
也想着偶尔就来看看她,毕竟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就只有自己能稍微帮帮她
了,万一把自己饿死了呢……然而旅行者现在却像是被当成保姆一样使唤,还被
美其名曰徒弟当然要帮师傅做事……

  旅行者把莫娜从床上拉起来,帮她整理好身上的睡衣,把领口拉过露出来的
肩膀。按理说莫娜这班姿色的少女露出自己的香肩和棱角分明的锁骨没有男性能
够不吞口水的,然而旅行者好像是见怪不怪了,熟练地帮她拉上衣领。

  『几分钟之后』「徒弟为什么你今天买的甜甜花酿鸡这么难吃……」

  莫娜一边嚼着嘴里的肉一边嘟囔着。而派蒙已经在一旁擦着嘴了,面前的盘
子里只剩下了一堆骨头。

  「没有呀!我感觉口感挺不错的。」

  「还不是你起床那么慢,甜甜花酿鸡趁热吃口感才好,这么久肉都放柴了!」

  「哈?怪我吗?有你这么跟师……」

  旅行者把自说自话的莫娜挂到嘴边的话瞪了回去。

  「我……我错了……」

  旅行者摇了摇头。

  「唉……不是我凶你,你说你一天到晚用傲娇的口气跟我说话有什么意义嘛?
……」

  「我……」

  「我之前去璃月专程拜访了你的师父,我了解到你是一个从小就没什么朋友
的孩子,不会和人打交道。在别人面前强势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很有人气,其
实你是一个很害怕寂寞的孩子,对吧……」

  「唔……」

  莫娜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呐……我问你,想认识更多的朋友吗?」

  莫娜轻轻地点了点低下的头。

  「知道怎么样才能交到朋友吗?」

  她又摇了摇低着的脑袋,双手紧握着。

  「所以说你这个性格啊……实在是糟糕透了。」

  听到旅行者说的,莫娜的嘴唇咬得更紧了,双手也紧握着,眼角似乎也闪着
泪光。

  「所以啊……」

  「够了!!!!」

  ………………

  …………

  ……未完待续

  本作品会在萌战首发,转载请标明出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